人民网>>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

哈特瑞姆医生集团探索心律专科多学科诊疗

记者赵敬菡 王宇鹏

2015年06月03日07:56    来源: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    手机看新闻

“我国房颤的知晓率和抗凝治疗率都较低,与发达国家存在很大的差距。我曾经在法国遇到一位房颤患者,他的家庭医生竟然知道他应该做三维标测系统指引下的射频消融治疗,而我们国家能熟练掌握这项技术的医生不超过200人……”5月22日,在位于燕郊地区的燕达国际医院的一间会议室内,来自北京朝阳医院的刘兴鹏医生讲起了他在法国学习时的经历。围坐在会议室的听众,则是来自河北三河市社区的基层医生们。

这一天,是“哈特瑞姆心律专科医生集团”宣布成立后首次集体亮相。七位来自北京朝阳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北京友谊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等6所大型三级甲等教学医院的知名中青年心律失常专家,向来自基层的社区医生们做主题报告,分享心律失常领域最先进的诊疗理念和技术。

“让基层医生了解最先进的技术,他才有可能指导患者到合适的地方及时就诊,基层医生是健康守门人,也是绿色通道的入口。”刘兴鹏向记者介绍这次“专科医生与基层医生”交流的初衷。他希望,当心律失常患者在被首诊的基层医生发现后,能够快速地通过基层医生与专科医生之间的“绿色通道”得到诊治,从而缓解“看病难”。

刘兴鹏,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副主任兼房颤中心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心怀对于医疗事业的热爱,联合一群志同道合的“白大褂小伙伴”,踏上了一条创新诊疗的路。

2014年国庆节期间的一天,刘兴鹏约了六七个心律失常专业的“圈内好友”聚会,提出了他的想法:为什么不引入国外流行的MDT(多学科诊疗模式),给予心律失常患者更安全、效果更好的诊疗呢?现在国家医改政策利好,鼓励医生多点执业,发挥能量,我们也可以创办专科医生集团,针对心律失常这样一类疾病,做国内最棒最好的诊疗。

这个想法一经提出立即得到了其他医生们的支持。“我们都觉得这个想法特别好,可能是大家的理念、想法都比较一致,所以一拍即合。”哈特瑞姆心律专科医生集团成员之一,北京朝阳医院房颤中心副主任田颖说到。

从统一思想、确定模式到筹备、选址、注册,历经了半年时间,5月8日,以完成一台永久性房颤心内外科一站式杂交消融术的形式,我国心内科领域第一个专科医生集团――“哈特瑞姆心律专科医生集团”在北京正式宣告成立。截止5月22日,已完成5台手术。

尽管还在探索中,刘兴鹏认为,哈特瑞姆心律专科医生集团已经初步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在国外学习时,一种多学科合作诊疗模式(MDT)引起了刘兴鹏的兴趣。MDT是一种协作理念,让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医生来服务患有同一类疾病的病人,从而确定和实施最利于患者的诊疗方式。

刘兴鹏对此十分认同:“疾病本身是不分科室的,只不过我们人为地将它划分:需要开刀的送外科,需要吃药的送内科。而事实是一个复杂的病人,往往需要不同的学科配合,例如房颤这种复杂的心律失常,有的患者适合心内科的导管消融,有的患者适合心外科的开刀手术中消融,而有的患者则只有通过心内科医生和心外科医生通力合作的一站式杂交消融方可能获得治愈。”

然而这种MDT模式在当前的公立医院中往往难以实现,因为各科室都有自己独立的工作流程和责任分工,会诊需要走手续流程,有时效率会比较低,且有“兴师动众”的感觉,难以常态化开展。

为了让MDT能够更流畅地进行,专科医生集团应运而生。

此外,对于心律失常患者而言,在找到“对口”的医生之前,可能会经历一路辗转。

“从一级医院到二级医院,再从二级医院到三级医院,最后可能还挂了一个看冠心病大夫的号,并非主攻心律失常专业。还有一些患者出院后不知所踪,没有后续的管理。”刘兴鹏说。如果能够在心律失常专科医生、基层全科医生和专业随访护士之间形成一个“闭环”,让心律失常患者无论住院、出院始终处于这个闭环之中,那么这无疑是最让患者感到安心的。

来自国外的数据显示,在对712例房颤患者进行平均22个月的随访研究显示,采用专业随访护士组的心血管死亡率为1.10%,住院率13.50%,显著低于常规随诊组的3.90%和19.10 %。

事实上,这种闭环管理的理念,刘兴鹏已在其所任职的北京朝阳医院有过成功经验。2011年,经院领导批准,刘兴鹏在朝阳医院房颤中心特设了一名随诊护士,专门负责对于心律失常患者的术后跟踪指导。4年来的实践表明,此举大幅改善了到北京朝阳医院就诊的心律失常患者的就医满意度。在此基础上,刘兴鹏将其复制到哈特瑞姆医生集团。

“这也是我们集团七个专科大夫今天坐在这里的原因,想从这里做起,与基层医生建立联系,探索心律失常专科的闭环管理。”刘兴鹏说。

采访时,刘兴鹏的手机微信不时弹出消息,那是来自“哈特瑞姆心电图掌上会诊”微信群的消息。“心电图如上,无异常,动态里连个室早也没抓住,家族中有11人死于猝死,都是男性,目前诊断有何考虑,下一步怎么办?谢谢!”这是来自山东济南某医院心内科薛大夫的留言。随后,微信群里很快有医生响应:“从图中看不出异常,可以做激发试验看看”。

刘兴鹏说,微信群里有不少是外地的基层医生,集团的几位大夫有空就会回复,帮助大家答疑解惑。之所以集团选择7位医生,也是考虑到大家的实际情况,不管是会诊、手术,还是与基层医生的对接,总保持至少一部分医生“在线”。

一边在体制内的医院担任骨干的工作,一边在医生集团内服务,能忙得过来吗?医院方面会支持吗?“自从集团成立后,我们就不断被大家问到这样的问题。的确,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但好在我们是七个人。复杂的病例,两三个专家一起讨论决策;与基层医生的沟通,谁有空谁回答。国家鼓励多点执业,我们恰好是那一批有能力、有想法、有热情、有精力的医生,不是单打独斗的‘走穴’,而是团队合作,真正想做点有利于心律失常病人、有利于心律失常学科发展的事。”田颖说。

 
分享到:
(责编:许晓华、刘婧婷)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