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合拳出击抗癌药降价“动真格”

2018年05月04日09:22 来源:南方日报

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超350万,发病率和死亡率近年均不断攀升。而初步统计显示,我国已上市抗癌药品138种,2017年总费用约为1300亿元。癌症治疗昂贵费用给群众带来沉重负担。从5月1日,政府多招齐发,通过启动降税、集中谈价和采购、医保准入谈判、加快审批程序等多项措施,剑指天价抗癌药。

大招一:给抗癌药降税

从李克强总理在两会上透露将实施“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开始,广州淋巴瘤患者李珊(化名)就一直关注抗癌药降价的消息。她目前用的一种治疗淋巴瘤的新药,一个月光药费就要支出5万元。

好消息来得比想象得更快。4月12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宣布,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4月23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自今年5月1日起,以暂定税率方式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等28项药品进口关税,从3%-6%降到零。

4月27日,财政部官网发布《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5月1日起,抗癌药的增值税将降低到3%,进口抗癌药的增值税也同步减征。南方日报记者查看发现,列入第一批降税清单的抗癌药品,包括103种抗癌药品制剂和51种抗癌药品原料药。如肺癌患者使用的进口靶向药吉非替尼、奥希替尼,国产靶向药埃克替尼等,乳腺癌患者使用的曲妥珠单抗、他莫昔芬等等。广州医科大学肿瘤内科医生刘美媛告诉记者,“临床用到的抗癌药已经基本都在其中。”

上海交通大学医疗服务指数研究所所长曹健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目前,我国对于进口药品的最惠国税率在3%—6%之间,而药品增值税普通税率为16%。这两项税率的降低,无疑将减轻癌症患者的医疗费用支出。

大招二:谈判+集中采购

不过,光凭税率降低,对于需要支付昂贵治疗费用的癌症患者来说,仍是“杯水车薪”。曹健认为,降税难以从根本上解决进口抗癌药价格过高的问题,“我们需要建立药品的动态调整机制,尽可能把更多临床价值高、治疗急需的药品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才能够有效降低患者医疗费用支出。”

4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更多降低抗癌药品费用的“组合拳”。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介绍,除了进口药品零关税外,5月1日起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3家以上企业生产的,拟开展专项集中招标;生产企业不满3家的,通过谈判、撮合等方式,鼓励形成全国统一采购价格。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拟由医保部门组织专家评审并开展准入谈判,将符合条件药品纳入医保药品目录范围,医疗机构按照谈判价格网上采购。

谈判带来的降价已有成功经验。2017年,人社部主导的中国医保准入首次国家谈判,44种拟谈判药品最终有36种药品进入医保目录,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平均降幅达44%,最高降幅达70%。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药政司司长于竞进表示,“2016年以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针对部分专利、独家药品,分别组织开展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和国家医保目录谈判。截至今年4月18日,两批谈判的17种抗癌药品因降价节约资金41.7亿元,加上纳入医保目录后报销的部分,共为患者减轻药费负担62.4亿元。”

抗癌药降价落地仍需时间

5月1日起实施的诸多降价措施,何时可以落地?

勃林格殷格翰有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目前正在评估和计算5月1日起实施的抗癌药降税政策给公司成本带来的影响,“我们承诺会把所有节约的成本让渡给患者。但评估和计算工作的完成需要一些时间。”记者也询问了上海罗氏、辉瑞等其他跨国制药企业,均尚未有明确时间表。

业内人士也指出,进口抗癌药的降幅多少,还要与厂家营销策略、药品招标等多项因素挂钩,患者短期内就可以买到降价药的可能性不大。

广证恒生新三板研究总监赵巧敏认为,预计抗癌药系列新政实施后,将大大提高进口抗癌药的市场占有率,同时带动国产抗癌药价格下降和创新研发的动力,患者费用负担降低的同时也有更多的用药选择。

浙江贝达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次调整抗癌药品增值税,体现了国家对抗癌制药产业发展的关心和鼓励。据悉,此前包括贝达药业公司董事长丁列明博士等在内的医药界全国人大代表多次建议通过税收政策促进医药产业创新发展,“对企业来讲,将降低企业税负成本,可以有机会在创新药物的研发上投入更多,提升国内企业的研发创新和市场竞争力,促进医药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最终惠及患者”。

不过,贝达旗下的肺癌靶向药埃克替尼暂时没有进一步降价的消息。依照国新办发布会透露的信息,2016年以来国家已谈判的17个抗癌药,因前期降幅较大且约定期限尚未到期,仍然执行前期谈判价格。

抗癌药降价后是否能惠及终端,还存在“最后一公里”难题。此前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埃克替尼虽然在谈判后进入医保目录,但要进入医院终端仍要面临药占比控制、“二次议价”等多重困难。

曾益新也表示,降低抗癌药品费用,做好供应保障,涉及研发注册、生产流通、采购使用、医保支付和财政税收等多个环节和多个部门,迫切需要加强部门协作,引导各方有序参与。(记者 严慧芳)

 

(责编:许心怡、许晓华)


相关新闻

健康管理中心

健康直通车

联系我们

人民健康网微信

微信号:rmwjkpd

公众号:人民网健康

人民健康网微博

微博昵称:

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

电话:010-65363613/14

邮箱:health@peopl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