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健康·生活

疫情挡不住的崇礼滑雪热

2021年03月30日08: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3月27日,崇礼万龙滑雪场,一名教练带领孩子们去学滑雪。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慈鑫/摄

  3月末,北京已春意盎然,200公里外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依然是冰天雪地。连续两个雪季,新冠肺炎疫情都对崇礼的滑雪产业造成了巨大影响,但国人对滑雪日渐升温的热情难以阻挡,崇礼作为中国目前最热门的滑雪目的地,更是深刻感受着国人这股时而被疫情压抑却又随时等待爆发的滑雪能量。

  3月21日、22日两天,崇礼万龙滑雪场的日接客量达到八九千人,尽管距离2018-2019雪季雪场单日接客量可达到万人以上的数据还有一定差距,但已经创造了万龙雪场2020-2021雪季的单日接客量新高。张家口万龙运动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罗力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疫情的反复导致今年1月之后崇礼各大滑雪场的接客量断崖式下滑,但随着北京市宣布,自3月16日零时起,国内低风险地区人员进返京不再需要持抵京前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3月21日至22日的这个周末,大批北京雪友前往崇礼,沉寂了两三个月的崇礼几大雪场又一次人头攒动。

  这已不是雪友们被疫情压制的滑雪热情在崇礼的第一次释放。

  罗力介绍,2020至2021雪季的初期,也就是去年的11月和12月,崇礼也是一派热闹景象。相比起今年1月之后,因疫情反复导致的崇礼滑雪人数急剧下滑,2020年11月至12月才是崇礼各大雪场目前运营状况的真实写照。

  根据《冰雪蓝皮书:中国冬季奥运会发展报告(2017)》, 2016年,我国全部滑雪人次为1510万人次,预计2022年将达到4500万人次,6年时间增加大约3倍。瑞士《新苏黎世报》曾在2018年预测,中国未来有望成为全球滑雪人口最多的国家。

  在滑雪人数快速增加的同时,中国的滑雪爱好者也呈年轻化趋势。滑雪正逐渐成为年轻人的时尚运动。3月27日在崇礼举行的超级定点滑雪公开赛总决赛上,160支参赛队伍中就有24支大学生队。

  罗力发现,现在玩单板的人越来越多,因为单板的滑雪服饰都比较艳丽,装备的整体花费相比双板便宜,加上单板在全世界都是比较“潮”的运动,同样受到中国年轻人的追捧。

  今年1月才开始学滑雪的奥运体操冠军陈一冰,现在已经是一位单板高手,他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半开玩笑的说到,“现在最大的苦恼就是觉得冬天太短,天气转暖的太快。”

  陈一冰不仅自己滑雪,父母、孩子也一并对滑雪痴迷。他还发现,和他一样被滑雪吸引的体育明星不在少数,羽毛球世界冠军陈金就是他的雪友,射击奥运冠军陈颖、羽毛球奥运冠军张宁也是拖家带口的学滑雪。

  青少年对滑雪的喜爱也是不分地域的。

  3月27日在崇礼举行的超级定点滑雪公开赛总决赛上,记者看到了一支来自甘肃的小学生队,他们都是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清华小学的学生,兰州市城关区清华小学校长张小瑞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北京冬奥会即将举行,我们学校是冬奥特色学校,我们的学生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参与北京冬奥呢?让孩子们体验、学会一项冰雪运动技能就是最好的参与方式。”张小瑞说,兰州周边有几家雪场,我们组织孩子们学习滑雪之后,孩子们都特别喜欢。张小瑞表示,唯一让更多孩子参与滑雪运动的阻碍就是费用,“如果滑雪的费用能够再低一些,或者国家有政策可以让孩子们免费学滑雪的话,我相信,所有的孩子都会喜欢这项运动。”

  虽然中国的滑雪运动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但是发展模式已经开始有了新的变化。黑龙江省滑雪协会副主席姜一海认为,“中国滑雪正在从原来的规模发展、数字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就是说我们不再追求从300多家滑雪场增加到了700多家滑雪场,而是要去注重雪场的质量,注重滑雪者的滑雪体验。”就崇礼来说,姜一海评价,过去,东北是全国滑雪运动发展的龙头,但现在,中国滑雪运动的领头羊是崇礼,崇礼的各大滑雪场之间已经出现了定位差异,探寻更好的发展模式,比如云顶滑雪场就是突出了专业性,因为北京冬奥会有6个滑雪项目在云顶举行,产生20块金牌,这是它的专业水准的体现;比如万龙就是平台做的好,功能齐全,滑雪者在这里能享受到各种服务。

  过去,中国滑雪运动发展的一大困难就是怎样才能让滑雪者愿意为滑雪之外的服务付费,如果滑雪者只在滑雪场滑雪,既不住宿也不产生更多的其他消费,度假滑雪就只能停留在概念阶段。姜一海介绍,现在国内有一些大型滑雪场的度假滑雪模式渐趋成熟,有些滑雪场的度假滑雪收入已经能占到60%,甚至80%以上。

  中国的滑雪产业链也在变得更长。超级定点赛组委会秘书长张鹏回忆,赛事在2014年创立的时候,规模还很小,真正迎来大发展是在2019年之后,当时,北京冬奥会的一家官方合作伙伴赞助了赛事。赞助的增加使得赛事规模扩大,也让赛事组织者能够为参赛选手提供更多的服务和福利,同时,参赛选手对赛事的评价越高,赛事赞助商也能得到更好的回报。从赛事本身、赞助商、参赛选手来说,三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放到几年前,很难想象中国还能原创一项在国际上都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大众滑雪赛事。

  疫情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时间,万龙滑雪场这两个雪季损失惨重。但这不影响罗力对未来的信心。正如姜一海所说,经济界有奥运会的影响时限“前三后五”(前三年后五年)的说法,那么,北京冬奥会对中国滑雪产业的推动还有超过一半的能量有待继续输出,中国的滑雪热也在持续增温的过程中。(记者 慈鑫) 

(责编:孙红丽、杨迪)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