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贵璋教授治癌症验案

2017年08月11日10:44 来源:中国医药报

河南中医药大学教授和贵璋,为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在中医教学、临床50余年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尤其是运用中医药治疗癌肿等疑难杂病,辨证精准,用药独到,疗效显著。今取我们随师临证时所见癌症数案,总结如下。

减轻肺癌骨转移疼痛

张某,男,71岁。2017年1月22日初诊:肺癌(右侧)。CT查:右肩胛、胸胁、左股骨粗隆处明显坏死(转移)病灶,右肩胛及左股骨外上方疼痛剧烈,不思茶饭,难以安卧,用西药止痛之口服、注射剂,初始尚可有数小时止痛作用,之后止痛效果越来越差,直至后来药后痛剧而无片刻安宁,伴腹胀、大小便不畅、不能饮食,终日痛苦呻吟哭叫,痛不欲生,家属求中医赐方。和贵璋教授辨证认为,肺癌转移于骨,损害骨质及骨膜、神经。病由外及内,损伤正气,肾亏骨空,癌邪乘虚入骨戕害,经气不通,气血凝滞,疼痛剧作,痛之甚知其毒害至深。

治则 抗癌补肾,益髓止痛。

处方 贴骨肿瘤痛极方加味:马勃(包煎)30克,炙百部10克,杏仁24克,仙鹤草30克,炮山甲6克,全虫9克,地龙20克,蜈蚣2克,知母10克,黄柏10克,山茱萸24克,生山药30克,茯苓30克,丹皮10克,泽泻10克,生熟地各10克,生晒参9克,麦冬10克,五味子10克,细辛10克,八月札10克,骨碎补30克,煅牡蛎24克,肉苁蓉20克,补骨脂30克,肿节风30克,桑寄生20克,生苡仁20克,麝香0.4克(分吞)。3剂。水煎服,2次/日,200毫升/次。

2017年2月5日复诊 家属代述,药后疼痛明显缓解,感觉轻松。呻吟呼叫减少,可以坐起,且愿下床走动。夜里睡眠安定许多,且能外出坐车和下车走几十米,食量可。因怀疑中药止痛救急之效,未停止痛西药,但加服中药后痛缓明显,病人和家属欣慰。现小腹胀满,大便不爽,小便频而不畅,打嗝,反复发热,心烦,痰多稀而黏,左小腿肿胀。查:右肺下叶软组织病变及空洞灶,纵膈淋巴结增多,左股骨(外上)粗隆坏死灶。舌红绛,苔净。止痛显效,不再更方,仅据现症原方加水牛角30克解热,刀豆子、黄精各10克养阴止嗝,苏木10克,赤小豆、瞿麦各30克消下肢浮肿。2剂,水煎,2次/日,200毫升/次。

按:肺癌骨转移疼痛,临床常见,病者痛苦,医者心痛,确属难治。和贵璋教授说,此案中药能急效止痛,乃辨证用药也。本方未必止痛皆效,但可供参考。

缓解肺粟粒结节样癌

廉某,女,60岁。2016年10月13日初诊。1月前因咳嗽月余,CT检查发现左肺占位病变并胸水,随后化疗。化疗后身觉不适,而求中医。现左肺占位病变,CT查粟粒样结节影,诊断为肺粟粒结节样癌。化疗一个疗程后,疲乏难受,纳呆,胸口沉闷,胸水,无咳嗽,舌嫩红苔腐白,脉沉缓短、关部弦而无力。和贵璋教授辨证认为,肺粟粒结节样癌,乃气血瘀滞;又化疗损伤正气,而见乏力;胸间积液,是为留饮。癌瘤和留饮,积气滞胸,胸气不畅,则胸口沉闷。纳呆乃化疗伤胃。舌嫩红、苔腐白,乃湿毒留住,正不足也。脉沉缓短弦无力,正虚饮蓄之征。

治则 化毒扶正,消瘤蠲饮。

处方 自拟原发肺癌方加味:瓜蒌15克,夏枯草20克,海藻2克,浙贝20克,西洋参5克,当归15克,白芍15克,炮山甲6克,红花10克,天花粉9克,地龙15克,僵蚕10克,葶苈子(包煎)30克,醋芫花3克,蜈蚣3克,仙鹤草30克,丁香10克,甘草5克,茯苓30克,生麦芽30克。7剂。水煎服,2次/日,200毫升/次。另西黄胶囊5盒,6粒/次,2次/日,温水送服。

2016年10月20日复诊,药后咽辣胃热,口腔溃疡,舌嫩暗红苔滑,脉沉缓。和贵璋教授曰:服药咽辣胃热非药物所致,乃另有感染发炎,是巧合。原方加玫瑰花10克,硼砂5克,明雄黄2克(吞服),冰片0.3克(吞服)。7剂。煎服法同前。西黄胶囊5合,服法依旧。

2017年3月9日2复诊 一直服用上方,后查胸部CT未见癌灶,医生对照前后检查的确不见原发病灶,唯心包及胸腔尚有少许积液。口腔溃疡已愈,服药无有以前反应。之后又查亦未见癌病灶,查癌胚抗原(-),随后一直服原方,未进它药。今再来问是否再服药?查舌暗绛、苔薄黄,脉沉无力。因癌灶消失,但心包及胸部仍有少许积液,不可大意,仍以原方减治溃疡之药,更加消心胸积液之药:黄芪10克,防己30克,生白术30克,蝉蜕10克。7剂。水煎服,2次/日,200毫升/次。另西黄胶囊2合,6粒/日。

按:和贵璋教授说,肺部粟粒样癌变伴胸水,服中药后虽不见肺上癌灶,但心包及胸腔仍有少许积液,不可掉以轻心,要除恶务尽,防余邪复燃。肺癌化疗不效,追加中药治疗,如此速捷,实属罕见,此癌症性质有待研究,抑或治疗及时,中药增加化疗抗癌作用,以及中药增强免疫而杀灭肿瘤细胞,有待深究。

控制膀胱癌术后尿血

高某,男,78岁。2016年7月21日初诊。现在症:无痛性尿血,膀胱镜见28毫米×18毫米菜花状肿物,病理:上皮细胞(鳞状)低分化癌。行2次手术,并灌注化疗,反复血尿,现仍尿血,无痛,尿中有蛋白和红细胞、白细胞等,癌胚抗原等癌症指标高于正常值2倍以上。查全血减少,自汗,面色黄白,唇色淡白,眼睑内膜缺乏血色,舌色淡苔黄,脉沉无力而滑。因化疗体力不支,纳食不香,精神衰疲,且尿血始终得不到控制。辨证:无痛血尿是属虚证,乃虚热下移于小肠,转移膀胱,致瘀结聚,而成肿瘤。2次手术,损伤正气,故乏力困怠,自汗贫血,纳差。尿血未止,虚热未除。舌暗红苔黄,脉沉无力而滑,是其明证。

治则 补益脾肾,清热化瘀,统血止血。

处方 黄土汤加味:焦白术30克,茯苓15克,伏龙肝30克,熟地10克,阿胶(烊化)10克,酒黄芩10克,甘草6克,赤石脂20克,土茯苓30克,黄芪15克,生苡仁15克,喜树果10克,苏铁叶10克,白及10克,西洋参5克,麻黄根5克,乌梅炭30克,马齿苋炭30克,皂刺10克,灯心6克,生姜3片,大枣5枚。7剂。水煎服,日2次,200毫升/次。另养血固本胶囊4盒,2粒/次,2次/日,口服。

2016年8月27日复诊 食欲差,自汗,心烦,尿血,头蒙困疲,舌淡白,满布白苔,脉沉缓。据其表现当有湿邪中阻,热隔上焦,原方合三香汤加减:西洋参10克,黄芪15克,麻黄根9克,石膏30克,桔梗10克,焦栀子10克,豆豉10克,瓜蒌皮10克,枳壳30克,郁金10克,炒鸡内金15克,竹茹10克,伏龙肝50克,焦白术15克,茯苓10克,甘草6克,土茯苓30克,赤石脂30克,马齿苋炭30克,白及10克,花蕊石30克,喜树果10克,蜂房10克,车前子包煎30克,浮小麦30克,生苡仁15克,益智仁10克,苏铁叶10克,葛根30克,焦三仙各10克。7剂。水煎服,日2次,200毫升/次。

2016年10月27日3诊 药后饮食增加,但仍困疲,舌裂纹色淡暗,苔黄灰,脉右无力而缓,左沉无力。检查:尿中有白细胞、红细胞和蛋白,肉眼不见血尿。原方进退:西洋参15克,黄芪30克,石膏30克,桔梗10克,焦栀子10克,豆豉10克,半枝莲20克,白花蛇舌草20克,伏龙肝50克,焦白术15克,茯苓10克,甘草6克,土茯苓30克,黄柏10克,白及30克,喜树果10克,蜂房10克,浮小麦30克,生苡仁15克,积雪草30克,益智仁10克,苏铁叶10克,葛根30克,苏梗15克,焦三仙各10克,荠菜30克。7剂。

2017年3月4日4诊 药后连续化验尿中无红、白细胞,尿蛋白减少,血红蛋白略有减少,有关癌病指标在正常范围。面色红润,纳食可,咽部异物感,汗出减少,身困疲乏,尤其餐后头困、眼不想睁、无力活动,身冷,舌淡红苔白灰暗,脉无力。据表现,治疗既要巩固已有疗效,又要针对咽部异物感、困疲身冷等,原方红参15克易西洋参,加阿胶(烊化)10克,灰树花10克,炙马兜铃7克。7剂。水煎服,日2次,200毫升/次。

按:尿血有痛和无痛之分,膀胱癌多有无痛尿血,但也有刺痛,或伴尿频、尿急、胀闷不适感,反复发作。一般有痛为实,无痛为虚。虚者为脾肾两虚、阴虚内热等,治宜脾肾双补、滋阴清热等;实者为湿热下注、瘀血阻滞等,治宜清利湿热、活血化瘀等。本案2次手术,并灌注化疗,始终尿血未止,且贫血、纳差、乏力、困怠等,乃脾肾两虚,兼湿热瘀血,应扶正固本,清热化瘀,统血止血。和贵璋教授说,黄土汤一般用治远血(胃及十二指肠出血),对膀胱癌尿血曾用黄土汤控制而获效,此病例也用黄土汤加减,健脾统血,获临床治愈。但膀胱癌也有多种类型,非皆可以此为治,还要辨证论治。

癌症的发病因素复杂,症状繁多,以上三案,病情重,治疗难。在当今医疗条件下,对癌症的治疗观念也在改变,中医药可发挥改善癌症病人生活质量、延缓生存时间、对西药减毒增效的优势。(和瑞欣 李伟明 刘志刚)

(责编:李轶群、权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