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楼里美容院偷偷私打“美容针”

违规微整形若失败,严重者或可致失明、脑瘫

2017年03月17日08:49 来源:南方日报

■记者暗访

珠海25岁女子为美容找私人注射玻尿酸,结果右眼失明;深圳22岁的女子为了鼻子更好看注射自体脂肪,结果双目失明还出现偏瘫……随着注射式美容市场的井喷,近年来打玻尿酸、肉毒素、自体脂肪等注射式美容带来的恶性并发症事件也迅速增加。数据显示,仅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去年一年就收治了200多例整形失败案例,其中10例因注射美容导致永久失明。业内人士透露,注射美容门槛低利润高,导致大量非专业人士涌入这个行业,仅广州珠江新城一带就有上百家所谓“工作室”开展这一业务。近日,南方日报记者暗访了天河多家美容机构,发现这些打着半永久文眉店招牌的工作室,大多藏身居民楼开展注射美容业务,以低价吸引消费者。有文眉店还提供打针培训班,学员5天即可出师,上手“靠自己多练习”。

现状:注射美容事故频发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去年发表的《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发展现状、机遇及挑战》指出,截至2015年底,全国注册医疗美容机构大约在6500-7000家,直接从业人员达到了约50万人。整体市场规模大约为800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水货注射类产品、地下黑诊所、工作室在内非法美容市场达到了400亿元的规模,意味着非法业务占了总体市场的一半。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教授介绍,粗略估计,中国一年起码用掉几百万支玻尿酸,这还只是正规渠道的。注射式美容市场的井喷,致盲、脑梗、毁容等恶性事件的比例在逐渐增高。“现在普遍有个观念,认为微整形效果好没有风险,实际上恰恰因为这个门槛低,对操作者、消费者造成的印象是操作安全,所以很多人涌入这个行业,包括一些美容工作室,或者根本没有执业资格的美发师、美容师,经过简单的培训,甚至没有培训就开始去打针,加大了风险。”据悉,目前在中国仅有1万名左右的医师具备整形美容的资质,大部分相关人员属于非法从业。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数据显示,近一年来,该科室接诊因美容失败导致严重并发症的患者达到216人,平均每月达18人,比去年同期上升70%-80%。其中,有10例是注射美容导致失明的患者,这里面60%-70%的病人来自没有操作资格的或者没有许可证的美容机构。这些机构的注射人员有的是无证人员,根本没有学过医,还有一部分可能是其他专科转过来的,这些非整形外科或皮肤科专业的医生,没经过规范化培训,也是导致不良反应的原因之一。

暗访:文眉店5天练出注射师

近日,记者暗访了珠江新城一带多家美容工作室。这些打着“文眉”称号的工作室,大多藏身居民楼,偷偷开展注射玻尿酸、肉毒素等微整形业务。

在马场路富力公园一栋高层居民楼内,一家名为“×娜韩式美容会馆”的机构,需要按门铃才能进入,外间是理发间,里面则有两张美容床和美容仪器。一位身穿白袍的工作人员和老板向记者介绍,这里可以打瘦脸针和玻尿酸美容,请的是某医院整形美容科的医生上门来打,瘦脸针是3800元,可以保一年,隆鼻的话好一点的(产品)就是2000多元钱一支,并表示如果在正规医院打起码上万元。会馆老板称,自己做这行已经多年,客户通常都在微信上预约。当记者表示担心美容针打不好会有并发症时,会馆老板表示,打这些针完全没有技术含量,“鼻子是最少神经的,我们都学习过”,“只要你的那个玻尿酸是真的,基本上不可能出事的,打这些的千千万万家,偶然就一两家出事,那就是奇葩,你意外身亡你还怪别人啊。”记者咨询时,老板表示马上可以叫医生过来打针,但环顾四周都没有相关的消毒设备,而工作室客厅里椅子旁一地都是头发,卫生状况堪忧。

在富力公园另一栋住宅楼内,一家叫做“云×半永久文绣文眉”的工作室,也可以打玻尿酸隆鼻。老板表示,玻尿酸是从韩国进口,“国外好朋友寄过来的”,价格比医院里的便宜很多,先下定金才能从国外发货。“现在外面工作室很多都是假货,跟他非亲非故的也不会这么便宜,因为工作室的价格比较便宜,所以很多都是打假药的,而医院又比较贵。即使医院都可能有假药。”老板称,打针的都是整形医院医生出来接私活,“比其他工作室打针的要专业”。当记者问,在工作室打针如何保证安全时,该工作室老板表示,“打针之前会有消毒灯,然后把门关上,大概消毒半小时。”

在珠江新城兴国路一家“广州文眉××丽韩式半永久童颜术”的工作室,在微博上打出打针培训班的广告。工作人员表示,包括瘦脸针、面部除皱、瘦腿针、溶脂针全身运用、面部玻尿酸塑型、面部注射失败补救方法等内容,每学员交6800元,5天就可以出师,请的是医生来教知识和手法,平时要靠自己多练习积累经验,并建议“先找身边的朋友免费给她们做,慢慢上手”。这名工作人员还透露,打针的提成达到30%-50%,也就是说2000元一支针,操作师可以收到500元。至于打坏了怎么办,“上课时老师也会教”。

专家:注射美容打瞎眼不可逆

罗盛康教授分析,注射式美容并发症频发有两方面因素:一方面跟操作人员的技术有关;另一方面跟非法的产品也有关系。但出现失明和脑瘫的问题,主要跟注射师技术密切相关。

“其实我们面部血管是网状的,有两套结构,一套是颈外动脉系统,一套叫颈内动脉系统,也就是说一个是供应大脑的血管系统,一个是供应面部表面皮肤、软组织、肌肉这些面部系统。很多人没有经过规范化培训,以为颈外系统和颈内系统是独立的系统,两种之间是不沟通的,但其实这是很大的误区。现在研究已经发现两套血管系统是有很多沟通的,尤其是在眶周和鼻周,之间是有丰富的血供和沟通,注射压力跟注射部位没有掌握好,很容易将玻尿酸填充到颅内系统,就有可能出现眼球失明或者脑梗塞,甚至出现死亡,这在解剖学上是有依据的。在这一点上,不专业的医生也不了解,消费者更是不清楚其中的风险。以为最多打得不好再找医生修一修,这是非常错误的概念。

“现在全国各地都报道有打玻尿酸导致失明、偏瘫的,还有感染导致鼻子烂掉。因为整个微整形市场在爆发性增长,消费人群越来越大,如果市场再不去规范,可能这些恶性事件还会继续发生,侵害消费者的权益保护,应该引起行政主管部门的重点关注。”罗盛康教授表示。

在珠海女孩打玻尿酸致盲事件中,操作人员据称刚去韩国培训过。对此,罗盛康教授指出,目前注射式美容市场爆发,对医生的需求量非常大,很多医院也举办大量的培训班。但正规的三甲医院培训,要求一定有医生资质才能参与培训。社会上很多机构无所谓,只要交钱就可以参加培训,培训市场的混乱也导致大量不合资质的人员进入注射美容市场。“珠江新城一家工作室搞学员培训,让女学员互相打针练手,结果一针下去,就把眼睛打瞎了。”

罗盛康教授指出,目前的治疗手段对于玻尿酸或自体脂肪注射造成的失明,缺乏非常有效的治疗手段,除非在4小时以内,送到有资质的医院,由眼科、神经内科、整形外科等综合团队,才有可能通过溶酶等手段部分挽救成功。“但现在来说,实际上没有一例失明是成功抢救过来的。所以我们呼吁预防永远大于治疗。”(记者 严慧芳 通讯员 薛冰妮 高龙 实习生 刘映彤)

 

 

(责编:许心怡、权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