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恋爱不能化解真实的孤独

2020年12月11日08:38 来源:中国青年报

  花钱谈一场半小时的虚拟恋爱,你会愿意吗?今年以来,作为一项有偿情感体验类服务,“虚拟恋爱”服务出现在各类网络平台。商家提供的“虚拟恋人”多由兼职在校大学生组成,可以提供陪伴聊天、一日情侣、陪玩游戏、温柔哄睡、代写作业等服务,费用则根据陪聊时长、服务项目以及陪聊者等级不同来定,每小时在20元至360元不等,包月费用最高可达1万元。

  “虚拟恋人”也成为众多视频平台“up主”测评的对象之一。据测评观察,虚拟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轻声细语、善解人意,不仅擅长开导、倾听,更是精通夸奖、逗乐等多项言语技能,只要缴费就能享受“春天般的温暖”,满足情感慰藉。

  虽然表面看起来美好,但“虚拟恋人”的市场动力,其实是“空巢青年”和“孤独患者”这样真实的群体。根据一项社会孤独感状况调查,90后正是最容易感觉到孤独的群体,而“虚拟恋人”面向的也正是这帮年轻人。对于这种现象,早有网友作诗调侃:“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孤独得像条狗,我和siri成好友。”这首小诗看起来很幽默,但某种程度上成为个别城市年轻人的写照——没有自己的社交生活,精神世界极度空虚。

  除了“虚拟恋人”,抓准个别年轻人孤独症状的“孤独经济”五花八门。譬如《恋与制作人》等虚拟恋爱游戏,曾一度成为一些都市单身女性的最爱,甚至有女性为了游戏中的纸片人“氪金”数十万元;线下一度火爆的“女仆咖啡馆”,成为一些单身男性流连的场所;甚至让年轻人抒发自己内心苦闷的“网抑云”,何尝不是聚集了感到孤独的年轻人……

  孤独的背后其实是城市的生态,哲学家齐美尔早在20世纪初的城市化早期,就在随笔集《桥与门》里提到了独属于城市的孤独和厌倦,摩登的都市人之间只以目会意,渴望交流又斤斤计较。社会学研究表明,现代都市发展形成的“原子化”人际关系特质,导致孤独感加深,社会支持感弱化,当家人和朋友不再是可以解除孤独的对象时,极其容易产生孤独感,甚至是被抛弃感。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不能依靠野蛮生长的“孤独经济”,更需要多方的努力。

  让孤独的人们“药到病除”需要政府和社会的帮助。社会交往是解决孤独感的良药,要利用社会基层组织设置与现代城市更配套的社会支持网络,要发挥基层群团组织的作用,主动组织年轻人的线下联谊会。政府还可以联合社会组织提供更多方便交往的场所,譬如一些城市兴起的微更新、微改造等实践,创造了一批新的公共交往空间,为社交提供了新的场所和平台。

  作为个体而言,年轻人也要主动走出空巢。毕竟,“虚拟恋人”不过是付费服务,并不能替代现实,一旦停止缴费就会发现这样的慰藉不过是“南柯一梦”。有些“虚拟恋人”甚至会演化为涉黄的“污单”,或者存在诈骗风险。与其沉溺于虚拟服务,不如敞开心扉,主动与人交流,生活中一个微笑、一次帮助,都有可能成为交朋友的契机。拒绝城市“原子化”惯性,也需要个体的发光发亮,积极拥抱生活,不同轨道上的星辰也能互相温暖。(陈禹潜)

 

(责编:许心怡、许晓华)


推荐阅读

疾控专家:新冠疫苗接种非常有必要 接种后要继续戴口罩  12月21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冬春季疫情防控及重点人群疫苗接种有关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针对人民网记者提出的新冠疫苗到底有没有必要接种,接种后是不是就可以摘掉口罩的问题,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进行了回应。 【详细】

年终体检 你的检测项目做对了吗?  年终岁末,各单位又陆陆续续开始组织职工体检了,对于体检,该做什么项目,体测前应该注意什么,你都了解吗?一起来看看。 【详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