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因“疫”牺牲,也应评定为烈士

吴元中(法律工作者)

2020年02月19日11:45 来源:新京报

不论是医护人员还是志愿者,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疫”中,都身居一线,冒着同样的风险,有着同样的担当。

据报道,自投入“战疫”以来,全国已有1700多名医护人员在履职过程中被感染,有的还因医治无效去世。而评定烈士是对这些英勇牺牲者应有的精神补偿。

2月16日,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妥善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牺牲人员烈士褒扬工作的通知》,就呼应了这重诉求。

通知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直接接触待排查病例或确诊病例,承担诊断、治疗、护理、医院感染防控、病例标本采集、病原检测以及执行转动新冠肺炎患者任务等的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因履行防控工作职责感染新冠肺炎以身殉职,或者其他牺牲人员,符合烈士评定(批准)条件的,应评定(批准)为烈士。

将符合条件的因“疫”殉职医护人员认定为烈士,无疑契合公众的期许。揆诸现实,这类善政或许还可再进一步:在防疫战场上奋战的除了一线医务人员,还有大批志愿者。

鉴于此,进行抗疫烈士评定,显然也应该包括死难的志愿者。

于情,不论是医护人员还是志愿者,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疫”中,都身居一线,冒着同样的风险,有着同样的担当。在社会认可与制度褒奖上,宜只看行为不看身份。从情感的角度讲,对于那些牺牲志愿者也该像其他以身殉职的防疫工作者一样,将其评定为烈士。

于理,通知中也并没有把烈士仅仅限于公职人员,而是指出其他牺牲人员符合烈士评定条件的,也应评定为烈士。虽然没专门点名“志愿者”,但“其他牺牲人员”本就为评定对象的包容性留足了空间。故在抗疫烈士评定时,不能漏了志愿者。而《烈士褒扬条例》也规定,公民抢险救灾或者为了抢救、保护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公民生命财产牺牲的,可以评定为烈士。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民政部、国家卫健委联合印发《进一步做好城乡社区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指出应为参与社区防控工作的专职城乡社区工作者适当发放临时性工作补贴,并为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社区志愿者适当发放补贴。这类举措,也是为了善待在一线奋战的抗疫工作者。

说到底,于情于理,志愿者牺牲也该被评定为烈士的问题,应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探讨。有些地方也不该因为他们的非公职身份而将他们排斥在烈士评定外。因为烈士称号关乎对个体巨大付出的制度化认可,也关乎他们的遗属能否像因公牺牲者的家属那样享受补助、得到精神告慰。“应评尽评”、对志愿者们的付出足够认可,让更多人看到志愿服务的价值,让志愿精神得到更好的培育。

(责编:李轶群、许晓华)


推荐阅读

睡不好觉血管遭罪!常做八件事血管不添堵   道路堵塞,交通会瘫痪;血管作为人体血液的运输通道,一旦堵了,也会瘫痪,可能出现器官缺血,引起各种不适,甚至危及生命。日常生活中,我们应养成良好习惯,避免给血管添堵。 【详细】

冬季养生重在补肾 益肾强肾多吃“黑”   冬季养肾是由自然界“生长化收藏”四时节律决定的。按中医五行学说,肾脏对应冬季。一年之中,冬季应是最注重调养肾脏的季节。 【详细】

人到中年衰老进行时 抗病防衰抓3个年龄点   虽然衰老不可避免,但我们该如何做才能延缓它的进程?一起来看看。 【详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