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加班的人越来越多,协调好工作和休息的关系越来越重要——

“白加黑”“五加二”,你在忙些啥

本报记者  彭训文

2019年05月06日07:5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4月底的一天,北京深夜,春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在某财经杂志社工作的王风终于完成了一篇稿件,习惯性地打开某打车软件:“排队81人,大约等待1小时……”他不禁感慨:“原来大家都这么忙。”

“基层公务员很忙,儿子都快不认识我了。”在贵州省兴义市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小杨,主要工作是为当地寻找脱贫致富的产业门路。小杨决定带领村干部先试种,买苗、栽种、管理……经常加班到大半夜。他这样安慰自己:“等到乡亲们看到芒果有了好收成,参与进来,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到那时,我应该也不会这么忙了。”

如今,不论城市和乡村,不分年龄和职业,“白加黑”“五加二”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常年加班,有的见缝插针利用零碎时间学习,有的甚至把休闲、健身作为“充电”方式……工作和生活节奏日渐加快,休闲时间则越来越少。中央电视台、国家统计局等单位联合发起的“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结果显示,除去工作和睡觉,中国人每年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

大家为什么这么忙?都在忙些什么?如何平衡工作和休闲的关系?

忙碌的你,整天为什么忙

“我每天正常工作时间是8小时,工作是满打满算的。加班频率也很高,最晚工作到凌晨都很正常。”在云南省某县检察院工作的陈程,平时主要工作是处理一些案件、报告。核实案件证据链是否完整、充分,耗费他大量精力。

此外,在陈程单位,很多同事都有相应脱贫任务,每个月要到贫困户家里了解情况,几天都要在村里度过。“我属于刚进单位的,还没参与到脱贫工作中,但日常工作已经是比较累了,每天回家后吃完饭,看看电视、玩会儿手机,就到了上床睡觉时间了。”他说,周末时间基本用来补觉,“除非是要好的朋友聚会,不然都会‘宅’在家里。”

对一些企业人员来说,忙碌和加班成了常态。

北京某央企员工张华,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写各类会议纪要、报告,加班是家常便饭。按规定,他每天早上8时30分上班,下午5时30分下班,但一般都会加班到晚上8时左右,坐1个小时地铁,晚9时左右才能到家。“主要是每天整理会议录音时间很长,琢磨一些报告起草,也要花费很多时间。”

张华每年有10天带薪休假时间,但是因为工作忙、领导不批假,他一般都休不满。“如果工作太忙,不休假的时候也很多。”

对于有孩子的家庭来说,更是忙得团团转。

吴浩在北京一家企业做程序员,主要从事系统集成,已经工作14年,现在是公司里一个小组的负责人,收入属于市场化考核。因为工作忙,虽然有10天年假,但他已经两年没休假了。“前两年家人还带着我出国旅游,现在他们‘抛弃’我了,因为我几乎挤不出时间来。”由于工作压力大,他现在经常失眠。

吴浩有一个上二年级的孩子,分身乏术的他只能将照顾孩子、每天接送孩子、周末送孩子上补习班的重任交给妻子。“我老婆在一家企业做市场工作,这是为了照顾家里和孩子而转岗的,但即便这样,她很多时候还是感觉掰不开栓。我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放松一下”,究竟难在哪儿

大家怎么都忙成这样?

陈程说,我在单位里属于年轻人,工作热情度高、职业荣誉感比较强,还是愿意多做一点事,对自己成长有好处。

不过,忙归忙,陈程个人调节得比较好。“我对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的安排比较明确,每天要做的事、每周要做的事,基本都有一个中短期计划,不然想到什么做什么会很乱的。”

长时间的年假休不了,张华通过化整为零式休假来调节心情。他认为,正常的工作状态应该是在上班时间内提升工作效率,加班时间不要超过1个小时。“如果说用上班外的时间工作,效率很高,而且有相应报酬,对自身成长有帮助,那么加班至少是有动力的。如果相反,肯定越加班怨气越大。”张华说。

吴浩也和家人探讨过换一个工作的问题。“说实话,我挣的工资数额和所做的工作已经有点不相符了。但是,考虑到家庭收入、个人晋升,我还是在坚持着。”

对于压力调节,吴浩主要通过调整心态来完成。“要想得开,比如读一些心理调节的书籍、向朋友倾诉等。”

“如今,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人们工作量大、上班繁忙是普遍现象。许多发达国家的劳动者也经历过这样的时期。”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对记者表示,人们每天的时间被划分为几块,除了工作,就是休闲、家务劳动以及睡眠等生理休息时间,现在很多人工作时间变长了,而休闲时间最容易被压缩。

中央电视台、国家统计局等单位此前联合发起的“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结果显示,除去工作和睡觉,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较此前有所减少。其中,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分别是1.94、2.04、2.14和2.25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约为5小时,为中国人的2倍。

除了休闲时间不充分,由于带薪休假制度尚未全面落实,中国居民休闲时间也不均衡、不自由。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2017年进行的国家休假制度改革调查数据发现,北京市居民休闲需求越发旺盛,但能全部享受休假天数的群体仅占34.2%,带薪休假落实率也仅达62.9%。

该调查显示,就业群体没有带薪休假的原因很多。因为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休的比例达到45.6%;单位无带薪休假制度的比例为20%;竞争压力太大,担心失业的占12.8%;还有的担心上司批评(2.6%),加班费丰厚、主动放弃休假(4.2%)等。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解释说,劳动者越来越忙、休闲时间减少,是社会发展现状、休假制度以及个体生活选择等多种因素造成的。工作节奏快、任务多、大城市通勤时间长等都挤占了休闲时间;一些企事业单位休假制度对休息、休假约束力不强,导致职工带薪休假等权益未能真正落实。同时,一些人由于事业发展等原因,也主动减少了休闲时间。

休息得好,工作才能干得更好

“长时间加班,缺少休息和休假,对劳动者个人和供职单位来说都不是好事。”王琪延说,不少劳动者把工作视为一种乐趣,为促进科学技术进步、提高劳动者劳动效率和企业生产效率做出了很大贡献,他们对加班不是那么在乎。但是长期加班,对员工身体健康会带来隐患,对其家庭关系也会造成影响,对企业整体效率提升来说也不是长久之计。

“作为企业,不应该强行或变相要求员工长期加班,而是应该实行弹性工作制度,引导员工在工作时间外有一定休闲时间,以维护他们的身心健康、提升劳动效率。”王琪延说。

“从社会心理角度来说,目前的职场过劳状态也是社会压力的传导,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为了拼项目、拼业绩,很多人不得不绷紧了弦,造成身心长期超负荷。”四川省成都市委党校教师陈运说,对于努力拼搏的个人和企业来说,也应该意识到张弛有度才能长远发展。

“关于工作与休息的关系,争议焦点在于效率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长期加班其实代表一家企业、单位缺乏竞争潜力。未来,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问题会愈加突出。当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下降、“劳动力红利”逐渐消失,一些不具备人性化管理、福利化管理能力的企业,其改革将经历一个壮士断腕的过程。

魏翔分析说,现在一些企业仍然依赖劳动力密集型的低效方式来参与市场竞争。当国家给企业减税、企业降低成本后,员工休假制度改革就是企业改革里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一些低效率企业会在国家落实带薪休假过程中碰上困境,一些高效率企业则会因此聚集更多人才,因为劳动者会‘用脚投票’。”

那么,当人们对美好生活有了更高诉求,劳动者的休息权、幸福感如何与企业发展实现共存?

“只有休息得好,才能工作得更好。”魏翔建议,一是要出台更多创新性政策。比如,将奶粉费、企业办的幼儿园入园优惠等用以奖代补方式补贴给员工。二是出台相关强制性法律。比如带薪休假,可作为劳动法的一部分强制执行。三是出台一些配套政策。比如完善弹性工作制,完善社保、保险等立法保障;又如推行工作分享制度,让企业尝试灵活安排员工上班时间,换一种方式给员工一些休闲时间,以观察能否提高工作效率。

王琪延说,劳动者必须要有敬业精神、踏实工作。从政府角度看,要保护劳动者休息权,加强对企业的监督检查。作为企业,要建立完善督促员工休息的相关制度,对员工负起更大的责任。

(责编:许晓华、杨迪)


推荐阅读

各种睡不好中医帮你调 住什么地方更长寿   失眠怎么办?住什么地方更长寿?本期《金台养生园》栏目,为您盘点最养生的生活方式,带您走进健康园地。【详细】

谷雨养生:多吃柔肝健脾食物 练3种健身功   “雨水生百谷”,谷雨节气在春夏之交,其前后气温回升快,雨量开始增加,早晚温差仍然大,谷雨注意养生,打好健康基础,才能迎来一个健康的夏季。【详细】




健康管理中心

健康直通车

联系我们

人民健康网微信

微信号:rmwjkpd

公众号:人民网健康

人民健康网微博

微博昵称:

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

电话:010-65363613/14

邮箱:health@peopl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