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养老问题在哪儿

民政部养老服务业专家委员会委员、医学博士 乌丹星

2018年10月15日10:00 来源:人民网-生命时报

开栏的话: 中国的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养老需求也逐渐加剧,如何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亟需破题。去年5月,《生命时报》携手民政部养老服务业专家委员会委员乌丹星博士,共同打造中国第一个养老对话视频节目——《丹说养老》。我们将用10年,对话100位资深养老产业人士,通过对各地养老机构的深度采访,聚焦养老难点,用专业视角抽丝剥茧,推动和见证中国养老产业的发展。从本期起,本版特别推出“丹说养老”养老产业研究专栏,陆续剖析百姓关心的养老热点话题,分享多种多样的养老照护模式。欢迎大家共同参与讨论。

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60岁以上人口过亿的国家,也是全世界最大的老年市场。1999年底,60岁以上老人超过总人口10%,我国正式踏入老龄化社会;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老年人口为1.3亿,2010年达到1.77亿,2015年超过2亿。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达2.4亿,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7%。未来10年,每年将有1000万人口跑步进入老年人队伍。2030年将突破3亿,2050年将超过4亿,达到峰顶,总人口占比将超过33%。

届时,大街上每10个人中就会见到3个白发苍苍的老人。“421”(4个老人、1对夫妻、1个孩子)的情景有可能変为“8421”。老龄人口数量之大、增长速度之快,非常惊人。另一方面,我国在1999年底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GDP不到1000美元,而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GDP已超过5000美元。因此,我国老龄化现状不但数量大、速度快,而且还是“未富先老”“未备先老”。同时,老年群体又是慢病群体,所以需要的医疗资源和照护资源也是巨大的。

目前,养老产业发展已蓬勃兴起,各路资金、人马开始进入。但是,发展并不顺利,还存在着很多障碍和困难。

宏观层面,政策难落地。近几年,中央及地方先后出台了上百个鼓励支持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发展的政策,也配合整个经济形势,提出了“全面开放养老服务市场”“放管服”等重要举措。然而,中央、省市、区县对各项政策的理解都是不同的。尤其是地方政府,不少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相关政策落地实施起来很难,也造成了一些问题。地块方面,地方政府不愿意把好的地块拿出来做养老,而差的地块不适宜做养老。收费方面,由于地价虚高、建造成本无法满足普通民众承受力,因而把高收费转嫁给老人。设施方面,旧楼改造难度大、结构往往不符合养老规范要求且改造成本高、消防难过关。过去许多中低收费的养老机构不规范、未注册、小散乱,没有通过政策的帮助协调而走上正规经营之路,而是被粗暴关停。同时,这也倒逼市场走向“高大上”,中低收入群体无法进入养老机构。此外,水电等能耗方面,往往按商业价格使用,难以寻求民用价格。税收及相关政府支持方面,申请社会组织办非营利性养老机构,能获得政府许多支持,如免税、各种补贴及奖励等;而在工商注册办营利性养老机构,能获得的支持很有限,甚至没有,所以企业负担很重。

中观层面,供需不吻合。多数百姓需要的是就近、便捷、平价的养老服务,即社区居家养老,而大型城市郊外大盘却蓬勃兴起。护理型养老机构和设施是市场的刚性需求,而机构服务多只针对活力长者。老年住宅和设施的设计规划,缺乏老年群体参与,也缺乏运营者参与。以房地产思维做养老,希望挣快钱、快挣钱的观念做法尚未扭转。奢华酒店式养老机构,缺乏“家”的感觉和温暖。

微观层面,市场观念亟待改变。中国传统观念“养儿防老”“进养老院是儿女不孝”依然严重。宁可拖累子女,也不愿独立自主、寻求社会服务,为了“面子”使家庭陷入困境的现象屡见不鲜。老年群体不愿为自己花钱、过分节俭的做派短期内仍难改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老年消费及养老产业的发展。当然,最重要和突出的还是人才问题。养老服务业的专业性、高难度,一直未得到社会的普遍认识。在很多人心中,养老服务与家政服务在同一水平,年轻人干养老是很没面子的工作。社会地位低下、工作压力大、收入低,一直是养老服务业发展中无法突破的“三座大山”。以上矛盾问题不解决,未来人口老龄化就不单是老年群体自身的问题,而会导致巨大的社会问题。因此,大力发展养老服务业和养老产业,不是要不要发展,而是必须发展;不是要不要重视,而是必须重视。▲

(责编:许心怡、杨迪)


推荐阅读

常练三动作,腿不老!床上玩手机五条须谨记   人上了岁数,下肢老化会带来很多麻烦,如容易跌倒、行动吃力等。日本体育教练员中野修一推荐了三个动作,在家可轻松练习,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下肢衰老。【详细】

为什么秋季易引发伤感?三招走出"悲秋"情绪   “自古逢秋悲寂寥”,秋季的肃杀、悲凉之气总让一代代文人墨客在这个季节,抒发着更多的悲欢离合,悲秋也由此而来。【详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