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有郎酒可想

葛水平

2017年07月15日15:32

1、上流是茅台,下游望泸州,船过二郎滩,又该喝郎酒。去二郎镇的那天赶上有雾。丝般的雾裹挟着天地间的情致和韵脚,南方的雾是纷洒和飘,若影若现地弹在脸上,有了几分润,几分欲望和梦。几乎一进二郎镇你就能闻到老糟的醇香,明明暗暗的风雅,使旅途困顿的人一下生动起来。

2、对于郎酒气味的惊讶和迷醉,我一时无法形容。过后想:郎酒的味道该是有锦缎的光泽,有意兴阑珊的冷,有泥土的陈。而醉只在心旌摇曳那一瞬,透彻人心肺的不是香,不是色,是寂寥,是浩渺,是淋漓开了的媚,略艳。

3、想来,酒是有记忆的。因为酒的记忆会形成条件反射。当人类为它创造一个适宜的生存环境时,酒便拉紧了它先祖的手,不忍离去。酒才会凭着记忆在没有边界的自然中定居在人类所设定的区域内。水是酒命运的一部分,在酒的心跳处永久地呼吸着。

4、在岁月之外,在天地之内。二郎镇右侧2公里处的蜈蚣崖五老峰下,天造地设的天宝溶洞,给郎酒的储存确定了一个历史意义的功效。我看到那跳跃的酒分子附着于洞壁上,滋生了一层层的软绵而毛茸茸的酒菌,这些酒菌催生着土制陶坛储酒更加醇化的生育。

5、发酵的时光,那是郎酒人和光同尘酿出的天地大美啊。有微醺的酒意,却并未上头。好酒如诗,它热烈而不至于激烈,优雅而不流于纤巧。我突然感觉天宝洞的陶坛一个个有福了,如一尊尊佛,沉默不语,凝望洞口,藏好了自己,就藏好了郎酒狂欢的影子。

6、生命之长,不过一杯酒的记忆。生活之味,也不过一席不亦乐乎的饭局。人生之好,更不过杯酒之后生命之气蓬勃而发。郎酒一杯书半卷,忽有此君可想,可想。

(责编:权娟、许心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