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在河那边

舒婷

2017年07月15日15:30

在贵州与四川的交界处,临河高崖有一处视野绝佳的观景台,有人把它叫做望郎台。从这里,从赤水河南岸往北极目远眺,天际线上崇山峻岭绵延不绝,都像一个个封窖千年的大酒坛。河那边,峰峦叠嶂之下,是绿意苍翠的半弯隆坡,高高低低散落着几十户石砌的、木架的和土垒的古老民居。窗棂上悬着红艳艳的干辣椒,院门口挂着黄橙橙的玉米串,台阶草径隐约穿插其间。几栋新兴的高楼退让成为背景,雾气里阳光变幻,反而不真实得像海市蜃楼。镇子依然小小的,安安静静的,终年弥漫着浓郁的香味,吸一吸鼻子,眼睛都有些醉汪汪起来。

古镇名叫二郎镇,隶属四川古蔺县。脚下这条河,名赤水河,爱称美酒河。籍贯:云南省镇雄县。在赤水河众多的传奇中,有一种传奇最具中国特色,最容易让中国人血管喷张,那就是透明无色的液体焰火——中国白酒。长江上游及赤水河流域有一个刚打造的响亮的称号——中国白酒金三角。

而,被我们眺望被我们敬畏被我们欲罢不能的郎酒,正是白酒金三角之一角。美女作家葛水平努着红唇,细声细气地说:今生今世只爱这个“郎”。

郎在河那边。

日日夜夜在郎的耳边细语呢喃、大声鼓噪、热烈呼唤的赤水河,水质清洌。如果说水源是郎酒的血液,那么从红色土壤抽穗拔节出来的米红粱,则是郎酒的骨肉。重阳投粮,端午制曲,24节气节节都微妙地参予到郎酒的成长进程中。在温暖潮湿的峡谷里,在亚热带丰富植被的呼吸轻拂下,在充足阳光和朦胧月光的催熟下,甚至南北季风的来回考量。酒苔悄然蔓延,酒虫迅速蜕变,酒体陈化生香;在难以预料的某一吉日、某一吉时,一声响亮,酒魂终于脱颖而出。

郎在河那边。

河两岸处处裸露雪白的钟乳岩,这里那里矗立着石笋石柱。谁也未曾预料,在中国比比皆是的喀斯特地貌,竟是上天赐予郎酒的福分之一。郎酒在工艺上的最大特征就是用天然溶洞——天宝洞地宝洞来贮酒。两洞之间洞底居然有一个深44米的天然竖井相连。事实是郎酒用来贮酒后天宝洞自然塌陷造成的。我试着把手掌放在井口,只觉得暖风习习,犹如巨大生物的鼻息翕动。据说有一个14岁患有自闭症的女孩,她将手放在井口掌心向下。感受从地宝洞吹上来的风,像是接收了来自另一极的神秘信息。走出天宝洞从此变得开朗了。

郎在河那边。

既然赤水河的源头是双瀑并下,既然安身立命的小镇叫二郎镇,既然赤水河忽然在这里放低身段,形成苇花飘絮的二郎滩,在郎酒集团的“群郎战略”里我最钟情红花郎与青花郎。“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是红颜知己红花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谦谦君子青花郎。从前只知道红花郎酒,四川朋友曾经馈赠一瓶。那时我还不识酒中真谛,只留下那支精美奢华的酒瓶做插花,琼浆玉液倒让不相干的人喝了。现在认识的青花郎,外观造型更加典雅庄重,釉色却冷浸浸地幽深,让人遐思,勾引你没商量。

郎在河那边。

郎酒集团正酝酿一个更芳醇更久远的新梦。蓝图上的“波尔多白酒小镇”已叫人目眩:露天歌剧院、交响音乐厅、白酒博物馆、超五星大酒店、酒吧画廊、悬崖边的游泳池……

这一项首期投资20亿的造梦工程已于年初奠基破土。我不知道,届时郎酒公司那个别名叫慢人的朋友是否还记得我?更不知道当邀请姗姗来迟,我是否老得连轮椅都爬不上去了!

郎在河那边。

走下美酒河摩岩石刻观景台,走到钟乳岩参差林立的河边,亲近这条乳汁饱满的美酒河。如果双手掬起一口河水,谁能品得出是郎酒?是茅台?

忽然,头顶上一阵扑啦啦响,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群岩燕,陡升斜插,自娱自乐在做特技表演哩。“这是我们公司特意安排的迎宾喜燕。别急,待会儿再让它们出来送客。”慢人痴痴一笑。他曾经以为自己在二郎滩踩死一枚卵石,正充满歉疚,不料却被卵石奚落一番。因为他在诗中写道“沧海桑田,卵石看来不值一提。”

据说,卵石上的珊瑚斑都有1亿8千万年了,生怕听到它们一声断喝,我们小心翼翼避开这些滚圆的古老眼睛,它们一眨也不眨呢。

要说再见了。果然,岩燕应声而来,翩飞起舞,花样百出,像一群喝了点郎酒,难以自持的酩酊小天使。

要怪慢人一句不经意的调侃,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置身于一家酒厂,在人生的旅途,在赤水河峡谷。这种“天人合一”的感觉是那样珍贵,那样少。

晚宴时分,经不起众人撺掇,我抿了两口红花郎酒,不免失了分寸,胡诌起了歌词:

我的郎

我的酒

红花知己曾执手

青花君子意难求

我的郎

我的酒

低回浅酌惹相思

仰天豪饮壮志酬

郎啷个郎

酒啷个酒

空杯一掷二郎滩

浓香酱韵满河流

郎是中国郎

酒是中国酒

神采飞扬走天下

郎酒美名传五洲

(责编:权娟、许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