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妻久病又遭烫伤 痴心丈夫不离不弃

潘芝珍

2017年02月11日08:32 来源:新快报

  ■沉睡的段池姣身边,只有欧阳邦旭一人。

  ■段池姣专属二维码

  段池姣目前在中山三院急诊室留观,但因为续不上治疗费,药已经停了,伤口也还没愈合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文图: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潘芝珍

  ■温暖1047号

  温暖诉求:无儿无女,患有肺结核的妻子又被烫伤。这个春节,54岁的湖南宁远人欧阳邦旭过得特别揪心。体弱多病的妻子段池姣,新添了严重烫伤,躺在中山三院的病床上吉凶难卜,治疗费也已难为继。欧阳老汉渴望奇迹出现,盼望有人能伸出援手,帮妻子续上治疗费,给她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爱子夭折孤单夫妻相依为命

  在宁远老家,1994年,31岁的欧阳邦旭在朋友的介绍下,和同县19岁女孩段池姣结婚。1995年,怀孕足月的段池姣即将分娩,为省钱放弃去医院产子,冒险请赤脚医生在家里接生。这个决定让夫妻俩后悔了几十年——经验不足的乡下医生没能有效处理突发状况,俩人的儿子在出生3天后夭折,更令人心痛的是,正值风华年纪的段池姣竟失去生育能力。

  2008年,欧阳邦旭和妻子离开老家,到广州沐陂村做搬运工。帮运是体力活,夫妻俩拼尽力气,每月只能挣到2000多元,日子还算过得去。但两三年后,段池姣身体出现问题,经常咳嗽不止,在广州市胸科医院确诊了肺结核。好在及时接受治疗,段池姣的症状有了好转。

  因为妻子的病,欧阳邦旭只能扎根广州。“每月能领到免费的药物,但她已经不能干体力活。”欧阳邦旭一人承担着养家重任,在贫苦中度过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时光流逝,尽管年老体衰,但他仍佝偻着身体四处揽活儿扛包,尽自己全力让久病的妻子安心生活。在他眼中,段池姣不仅是唯一的亲人,还有很多美好的品质。“我的妻子很善良,工友有什么困难,只要力所能及的,她都愿意帮忙;也许当年孩子夭折,她不能圆一次当母亲的梦,所以她很喜欢小孩子。工友、邻居家的孩子哭了,她都会去抱,去哄。身体好的时候,还帮人带过孩子。”

  意外横生发妻“小年”遭烫伤

  今年1月21日,农历“小年”,苦命夫妻又遭意外。实际上,在此前一周,段池姣再次出现咳嗽,已昏昏沉沉睡了两天两夜。“小年”当天中午,欧阳邦旭看见妻子精神稍好,满心欢喜想要做顿饭,夫妇俩也热热乎乎过个小年。

  “我当时在切菜,看见妻子用大号水桶打了半桶水,电热水棒也刚刚给这桶水加了温。”欧阳老汉说,他猜到妻子想洗澡,本打算切完菜去帮她搬水。没想到,昏睡两天的段池姣体力尚未恢复,突然在水桶旁边晕倒,“整个下半身泡到滚烫的洗澡水里,还碰到了电热棒”。欧阳扔下手里的活儿冲上前救援,可他将妻子抱起来时,段池姣已经被热水和电热棒烫伤,腹部明晃晃的水泡有拳头大小。

  “伤情一看就是非常严重,我给她擦干身体,马上打了120,救护车把我们送到了中山三院。”

  根据中山三院病历显示,段池姣的伤情属于2度烫伤,双手、前腹部、会阴部等地方都有不同程度的创口,到医院的时候,表皮已经出现了剥脱症状。雪上加霜的是,医院通过X光,发现段池姣的肺结核复发。

  搜干刮净老汉只剩百多元

  “没想到伤情如此严重,烧伤科医生前来急救的时候说,不仅要控制伤口感染,还要用植皮手术处理创面,治疗费要几万元。”赶往医院前,欧阳邦旭已经带好银行卡,但里面只有3000多元,根本抵不上治疗费。了解到伤情后,他马上联系打散工认识的工友,十多个朋友,大家300元、500元、1000元地打来了钱,加上欧阳邦旭全部身家3000多元,凑了10900元,才给段池姣续上了抢救费。

  前日下午,天天公益记者在在中山三院急诊科探望了欧阳邦旭夫妇。和其他亲友绕床的病患不一样,沉睡的段池姣身边,只有欧阳邦旭一人。此时,欧阳邦旭守着妻子寸步不离,已经20天没回过家,也没洗过澡。“妻子的情况不知何时才能好,我们无儿无女,世界上只剩下我和她相依为命了。你看,她才40岁,面容却像50多岁的人……跟着我,她受了很多苦,我不能放弃她。”

  靠着工友接济,段池姣在医院撑了20多天,再也无力接续后续治疗费。“我的卡里剩下20多元,身上现金100元不到……因为没钱,妻子一直在中山三院急诊室留观,药已经停了,伤口还没愈合,还在化脓。”

  欧阳邦旭表示,自己的处境十分尴尬:“尽管医院仍允许我妻子继续住院,但她伤情很严重,不能随便搬动,只能继续睡在医院急诊留观室的病床上,进退两难。”

(责编:陈烨菲、许晓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