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纸箱一年毁树百万棵 快餐盒有毒有害引癌变

过度包装带来双重危机

受访专家: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研究室主任 戴铁军 本报记者 谭卓曌

2017年02月10日08:48 来源:人民网-生命时报

  如今过度、粗放的包装随处可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快递包裹,豪华却不实用的节日礼盒,制造白色垃圾的外卖餐盒……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研究室主任戴铁军认为,越来越严峻的健康和环境危机正在形成,一场包装革命迫在眉睫。

  快递大国的包装负担

  “包装”在《辞海》中解释为包裹、装饰。但在最初,包装的主要目的是保存食品或保护商品,多使用竹、木、藤、草、茎叶及动物皮毛等天然材料。

  19世纪后,工业革命推动了包装产业的发展,包装材料逐渐向纸、金属、塑料、玻璃等方向转化;浮雕、喷砂、彩绘等工艺,更为包装增添了创造力与美观性。自此,包装的功能开始向提升产品价值侧重。

  英国市场调查机构英敏特在“2017全球包装趋势”研究报告中指出,消费者越来越青睐包装精美、醒目的产品,不仅因为其鲜明的品牌意识、从货架上挑选时更便捷迅速,更因为包装文化已经逐渐成为消费者独特消费体验的一部分,是购买驱动力之一。

  然而,当外在附加价值超越产品本身后,过度包装问题便显现出来。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大型超市的茶叶专柜,记者看到,金色丝绸包装的硕大红纸盒中,仅摆放了两个小铁盒,所装茶叶不过几两。同样成为过度包装重灾区的,还有月饼等节日特色食品。

  最近几年,在严查严管之下,一些过度包装问题有所缓解,取而代之的是快递包装浪费问题日渐突出。《中国快递领域绿色包装发展现状及趋势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快递业共消耗编织袋约31亿条、塑料袋约82.68亿个、封套约31.05亿个、包装箱约99.22亿个、内部缓冲物约29.77亿个、胶带约169.85亿米。胶带总长度可绕地球赤道425圈。

  包装工业下的健康陷阱

  戴铁军认为,我国包装工业现在呈现两大特点,一是生产方式粗放,耗费资源大,其生产资源消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美国的4.3倍,日本的11.5倍。比如,我国一年约生产12亿件衬衫,其中8亿件是盒装,需用纸24万吨,如果以胸径10厘米的大树为标准计,每7棵树可制1吨纸,8亿只包装盒就相当于要破坏168万棵大树,等于“穿”掉一大片森林。

  二是环境污染严重,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的聚酯瓶子需求量高达300万吨,相当于消耗了超过1800万吨的石油,但这些包装物的再生利用情况却很不理想。戴铁军指出,我国每年生产的包装制品有80%在使用后被丢弃,其重量和体积分别占城市生活垃圾的15%和25%,而随着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包装废弃物还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加。这些未经妥善处理的废弃物,很可能对水、土壤、空气造成长期污染。

  劣质包装可能带来的健康隐患更加直接。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牛顿市的寂静春天研究中心最近调查发现,近半数快餐包装纸和约1/5的餐盒中含有过量的氟,可增加甲状腺疾病、肾癌及睾丸癌风险,影响生育功能,且能造成儿童免疫功能的降低。美国米尔肯公共卫生研究学院在2016年发布的研究也显示,快餐包装盒里的增塑剂会严重干扰人体内分泌,可能破坏生殖系统,导致不孕,还会增加患自闭症或哮喘的风险。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不接触直接入口的食品,一些外包装中的有毒有害物质也可能损害健康。比如,部分不规范小厂家使用化工和生活垃圾中回收的再生材料制作快递包装,其中所含超标的重金属、有毒有机物和致病体等,可通过拆包时的手部皮肤接触,导致过敏或免疫功能下降,严重时还可能通过血液循环影响肝、肾等。

  危机背后的三大问题

  过度和粗放式包装带来的隐患,早已引起业内人士的重视。但在扭转现状上,倡导包装革命者却遭遇了重重阻力。

  过度包装屡禁不止。无论华而不实的礼盒,还是包裹严实的快递,都绕不开“利润”二字。前者可以提升商品价值,让原本几十元的产品价格飙升几倍甚至几十倍;后者则是商家出于运输安全考虑,打包一定要宁多勿少,因为一旦出现损坏,店家就要承担全部损失。但归根到底,过度包装的屡禁不止,是由于我国还没有制订出相关的“适度包装”标准,无法可依。

  在其他国家,包装减量化已进入法规范围,如韩国的《商品包装材料与方法的标准规则》规定,不同商品有不同的包装空位和包装层数要求,饮料包装不能超过1层,保健品不能超过2层。德国的《包装条例》则规定,凡包装体积明显超过商品本身的10%,包装费用明显超出商品的30%,就应判定为侵害消费者权益的“商业欺诈”。英国相关包装规定要求,在满足商品的卫生安全需求外,不得添加过多包装,如果触犯法规,消费者可以投诉,由地方政府进行处理。目前,英国的政策已经取得一定成效:在过去20年,商品包装缩减了40%的重量。

  环保包装难以推行。在绿色环保包装的创新上,各国研究人员投入了大量精力。德国研发了可自然分解的食品杯、印度推出了可食用包装袋、英国笋农流行起麻竹叶包装……相比其他国家,戴铁军认为,我国的环保包装材料创新并未落后,但推广太难。记者调查发现,一捆厚2厘米、宽6厘米的普通胶带,网上批发售价约为5.7元,而购买同样规格和长度的环保可降解牛皮纸胶带,需要近18.6元。这样悬殊的价格差,令环保包装材料饱受冷落,再加上消费者对环保包装材料的需求不高,环保包装材料企业更难立足。

  包装废弃物回收率低。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李星说:“我家阳台隔几天就会被快递纸箱堆满,但因为卖不了几个钱,最后还是要混着其他垃圾扔掉。”这无疑会增加包装废弃物回收的困难和成本。另据记者了解,在快递行业内部,目前还没有形成回收纸箱纸盒的“逆向物流”模式。在深圳从事10余年物流工作的刘荣坦言,回收包装需要的不必要成本较高,浪费快递员的时间,且因为仓库存储空间有限,回收回来也无法进行妥善处理。

  戴铁军表示,出现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缺乏有效的法律与监管,且我国尚未从生命全周期的角度建成有效的包装生产、回收、循环利用机制。

  需要三个重点突破

  包装革命犹如一面镜子,它进行到什么程度,可以折射出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文明位阶。要进行包装革命,需突破三大重点,即源头减量、材料环保、回收利用。

  制订“适度包装”的相关标准。从环保和保障消费者权益的角度,以包装立法的形式加以规范治理。目前,国际上流行的对过度包装的界定标准是空位容积率不大于20%,包装成本不超过产品售价的15%。

  推广无毒、无害、无污染包装。用法律法规等强制性手段,遏制含有毒物质及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平衡的包装材料的生产和进口;加大对无毒、无污染、无浪费环保包装材料的研究开发和推广应用;加重对生产劣质包装制品的处罚。

  加强包装废弃物回收利用立法。与循环经济促进法和环保法相呼应,制订一部包装法,明确规定包装原材料的消耗比、回收比和回收物质占有比,规定包装企业在回收中的责任和义务,并制订包装废弃物排放标准,严格据此颁发包装“绿色标志”,禁止非绿色标志包装上市。▲

(责编:权娟、许心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