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液大国”更需改变的是过度医疗思维

乾羽

2016年09月01日07: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更需改变的是过度医疗思维

曾以中医诊疗为主要治疗手段的中国,因每年人均8瓶的输液体量被外界称为“输液大国”。2016年,随着江苏官方在部分医院叫停门诊输液医学行为,山西长治等多地也纷纷跟进,“小感冒大输液”的畸形医疗状况正在得到改善。

取消门诊挂水的意义存在,但不宜高估。以亲身就诊的经过为例,取消门诊挂水在很多医院其实只是改为了在急诊挂水——去门诊看病,被告知问题很严重,需要挂水;但因为取消了门诊挂水,所以只能转到急诊去挂。看起来在矫正过度医疗的取消门诊挂水,在很多时候,只是让患者多了一个就诊的环节而已。可见,过度医疗并不会因为取消门诊挂水的决定显著改善。而且,话又说回来,如果一种疾病真的需要及时挂水治疗,挂点水又有什么不可呢?难道非要硬扛着,熬到不挂水不行,才叫合理?

其实,挂水只是表象,关键问题是,是否存在过度医疗思维。如果存在过度医疗思维,不在门诊挂水,可以在急诊挂水,不在挂水上体现,可以在其他治疗环节体现。而如果不存在过度医疗思维,挂不挂水就是医生的一种专业判断——他们认为应该挂就挂,谁叫他们是医生呢?他们认为不应该挂,那就没有必要挂,因为他们是医生。显然,挂水频繁只是过度医疗一个小小的表现侧面,取消门诊挂水也并不能自动矫正、消除过度医疗思维。

这就涉及为何会有过度医疗思维?这个问题,与患者本身也有关系。如今,人们似乎越来越浮躁,不仅期待一夜成名、一夜暴富,连得个病都希望立刻好。而很多疾病是有其周期的,哪怕是最轻微的感冒,也可能要两天才好。但患者不愿意等,为了让自己快点好,于是就希望下重药,希望直接挂水,这样最省事也最省时间。当然,迎合这种心理的过度医疗的确可以带来效果,即使有些时候所谓的效果只是心理安慰,人们也会觉得是之前的挂水决定让自己提前痊愈了。这种浮躁的心理和急于痊愈的期待,让过度医疗有了市场,至少患者一般不太会抵触,当他们听到这样可以见效更快时。

同时,医患关系的紧张,导致了医生也愿意用过度医疗来规避责任,迎合患者。过度医疗的坏处是,让患者承担了更重的经济负担,承受了更多的检查和治疗,但这些问题医生并不用承担责任;而过度医疗的好处是,避免了诊断可能存在的隐患和疏漏,让患者在更短的时间见到了成效。当医患关系并不融洽,医患之间缺乏足够信任时,患者相信仪器和药品胜于相信医生,医生宁愿让患者做不必要的检查,吃更多的药品,挂更多的水,也不愿日后被患者投诉、找麻烦。结果,过度医疗成为医生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至于患者的付出,有些医生就不考虑了。

当然,过度医疗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医生角色因为医院性质产生的模糊。当医院承担赢利的任务时,这个任务必然分解、传递到医生身上。这就可能让一些医生陷入角色分裂中:是把治愈患者放在首位、还是把科室的赢利放在首位。过度医疗好像中和了这种矛盾:过度医疗既可以把患者治好,也可以实现科室的赢利。问题是,对于患者来说,他们凭什么要成为过度医疗的“牺牲品”?他们已经是弱者,医生哪来的狠心,让他们的处境雪上加霜?这不仅仅是医德缺失的问题,它与权力寻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分析完过度医疗思维产生的原因,就会发现,这些原因都还在,过度医疗思维也还在。此时,取消门诊挂水的举措可以让医院和社会更关注过度医疗,但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根本的症结还在,患者在过度医疗面前还是缺少足够保护。这就需要对过度医疗思维作更深层的矫正和更彻底的清除:一方面,改变人们的就诊观念,尊重医学规律和医生诊断;另一方面,明确医生的定位和角色,构建更为和谐的医患关系。这两个方面的改进与改革,其实都任重而道远。

(责编:聂丛笑、权娟)

推荐阅读

这种身材招人喜欢且更长寿 在不断追求骨感美的当下,“胖”似乎成了一个不太受人待见的字眼。但“微胖才是最好的身材”成为热门话题。英国一家公司对500名成年男性进行的调查发现,87%的男人更喜欢曲线优美、丰满圆润的女性。 【详细】

人民健康大讲堂|营养“识”堂|保健养生

这些病容易挂错号 教你小妙招看病不延误 去医院挂号,看着医院门诊大厅巨大的电子显示牌上不断滚动的科室和专家出诊时间——晕!到底该挂哪一科? 【详细】

人民健康大讲堂|营养“识”堂|保健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