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健康·生活

辛丑牛年倒计时 致敬坚守战“疫”一线的最美逆行者

2021年02月09日08:44 来源:人民网-人民健康网

人民网北京2月9日电(记者 杨迪) 近日,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不断向好,这一战“疫”成果的取得,为即将来临的春节增添了浓浓暖意,同时也是对战“疫”医务工作者们辛勤工作的最大回报。

在辛丑牛年进入倒计时之际,人民网记者采访了几位依然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代表。这其中,有“围剿”病毒的院感防控人,有深入社区的核酸采集工作者,还有仍24小时坚守在重症病房的医生。他们用自己血肉之躯,舍小家、为大家,筑起了万千群众的健康安全屏障,他们是战“疫”一线最美丽的“逆行者”。

院感防控专家 围追堵截“剿”病毒

中日友好医院院感管理委员会常委兼办公室主任郭丽萍在1月11日到达黑龙江省绥化市以后,不是在新冠定点医院和集中隔离点的院感防控课堂上,就是在定点医院和康复医院的病房里。“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调派支援绥化的一名院感医生,我想尽最大的努力,把所有的院感防控漏洞都堵上,让疫情早点结束。”郭丽萍说。

郭丽萍(左二)在绥化工作场景。受访者供图

院感防控不到位,很容易带来医院内和隔离点交叉感染风险,要把风险降到最低,就要提高全体医务人员的院感防控意识。

“我在一个核酸采集点巡视时发现,有的工作人员手上戴着戒指,这与医务人员手卫生规范的要求相悖,一旦戒指的棱角戳破手套,新冠病毒接触传播的风险就会给采样人员和被采样人员带来伤害。”郭丽萍称,虽然在当地院感防控工作的体系已经得到进一步完善,但防控细节时刻不能漏。为了不给基层医务工作者带来心理压力,郭丽萍委婉告知了他们这一注意事项。

身为院感专家,郭丽萍这样的警惕既来源于多年积累的临床和院感防控专业知识,也源于她丰富的战“疫”经验。去年武汉发生新冠疫情后,郭丽萍在武汉一线连续工作72天,作为中日友好医院国家援鄂医疗队唯一的感控医生参与了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和方舱医院全程的院感防控工作。北京新发地出现疫情后,她又继续在一线保障中日医院的正常诊疗秩序。

谈起自己的战“疫”经验,郭丽萍认为,在患者救治过程中,院感防控应该贯穿于诊疗过程的全方位、全流程。

在绥化肿瘤医院一名被确诊新冠肺炎孕产妇的诊疗过程中,郭丽萍参与了查房、生产以及产后促进康复等多个环节的院感防控工作。“患者肺部呼吸功能受损严重,且处于预产期,自然分娩风险大,当时有一种意见是实施剖腹产,并做好上ECMO的准备。”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郭丽萍描述。

站在院感防控的角度,黑龙江省疫情防控国家医疗救治组采纳了郭丽萍给出的先上ECMO,再做剖腹产的建议。

“先上ECMO,可以保证当时病情已经进展为危重型的孕妇在生产过程中生命体征稳定。”郭丽萍说,绥化战“疫”强化了感控人的自信,手术涉及到孕妇和新生儿以及医务人员,一定要保证环境清洁和器械无菌,并严格要求强化无菌操作意识,规范无菌操作行为,避免发生医院感染。经过所在团队周密的安排与救治,目前产妇已经可以下地自由活动了。

随着绥化疫情出现拐点,郭丽萍的工作也延伸到了康复医院、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以及核酸采集点和检测实验室。“现在是关键时刻,更要做好细节把控,做到严防死守。”郭丽萍称,对于收治确诊病例的定点医院,在规范进行个人防护的同时,尤其要做好环境消毒,避免洁区不洁等问题。

核酸采集团队 检测一线的“执着”坚守

郭丽萍在绥化定点医院对病毒围追堵截时,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董升正带着他的核酸采集小队,深入社区、农村,开展着大规模的核酸检测工作。

董升(最后排右二)与石家庄藁城核酸采集队合影。受访者供图

董升介绍,这次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共派出三支核酸检测队,截至目前核酸采集已超过325万例。

“我们1月5日派出的第一支核酸检测队伍,凌晨出发奔赴藁城,到现在仍坚守在藁城核酸检测一线。”董升表示,原本要替换下这支队伍,但队员们却纷纷申请继续在藁城坚守。

核酸采集点多在户外,“寒冷”是核酸检测队员们需要克服的一大困难。然而,队员们即使冻成了“馒头手”,也没有一个人退缩,延误核酸采样时间。

作为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核酸检测队的主要负责人,在领取任务排兵布阵的同时,董升也时刻关心着队员们的身心健康,既心疼他们疲劳作战,又担心他们有心理压力。

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队员疲劳作战,董升尽可能地安排好队伍之间的交替,为队员们做好后勤保障。同时时刻关注大家的心理状态,在有队员过生日时,他会买个蛋糕、搞个生日会,来营造欢乐轻松的气氛。

核酸采集队员们的辛勤付出,得了群众的理解与支持。“我在一个核酸检测点巡查时,有群众给医务人员搬来了一箱二锅头。”董升笑着说,当时自己还纳闷为什么是二锅头?走近一看才知道,原来社区居民看到护士们手冻得伸不直,就用二锅头瓶子装上热水,送到了医务人员身边。还有一些小朋友,他们在冷风中积极配合医务人员做核酸检测,还向他们敬礼致谢。

“有了社区工作者、志愿者以及群众的积极支持,各项工作得以有序开展。队伍员不但采集效率提高,工作热情也同样火热。”董升说,现在队员们的工作压力已经减轻了很多,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重症病房医生 坚持“陪跑”过年不回家

河北疫情发生后,董升和他的核酸检测队员们多是在户外做核酸采集。与此同时,唐山市工人医院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刘拴虎却在石家庄人民医院重症病房里同病毒做着顽强斗争。

刘拴虎正在重症病房工作。受访者供图

作为支援石家庄的重症医务人员。刘拴虎表示,现在重症患者的压力仍比较大,自己的任务是在病房内监测患者的情况,一旦发生异常立即上报专家组。他说,自己所在的病区现在被华西医院接管了,开展起重症工作比之前更加有了底气。

病房内,一位85岁老太太的身体状况一直紧紧揪着刘拴虎和同事们的心。“这是一位高龄、抵抗力低下且有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疾病的重症患者,目前已经用上ECMO。”刘拴虎称,患者合并患有心梗,情况瞬息万变。目前来看,心功能恢复至少需要两周,其后还要看肺部的恢复情况。

“恢复慢、住院时间长,是这类患者的普遍情况。”刘拴虎表示,自己已做好了坚持“陪跑”的打算。

随着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一线医务人员不仅积累了丰富的治疗经验,还研究制定了更加科学的治疗方案。“今年病房里抗生素的应用相对严格,如果痰培养没有细菌,基本不用抗生素。”刘拴虎称,在重症患者治疗方面,插管经验相对去年也要丰富很多,而且中医中药的应用也比较广泛,医务人员自身的防护和院感防控也更加规范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春节,刘拴虎在出发前就做好了不回家的打算;郭丽萍则说,自己早已经习惯了在医院过年;而董升和他的核酸采集队员们也已经做好了继续坚守的准备。

“今年比去年好多了,去年我闺女高三,家人也很担心我的身体状况。”刘拴虎腼腆地说,今年虽然家人也挂心他独自在外,但不会像去年那样担忧自己被感染。“家里有闺女和老婆在一起,我挺放心的。”刘拴虎笑言。

郭丽萍则坦然地说,以前过年就经常在医院值班,家人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缺位。虽然孩子会觉得妈妈陪伴的时间太少,但每一位医务人员都是这样,不是吗?

“选择医生这个职业就意味着奉献和牺牲。我肯定不是一个好母亲,也不是一个好妻子。但是能做一名好医生,我已经非常满足了。”郭丽萍淡淡地微笑着。

(责编:崔元苑、杨迪)


推荐阅读

缺铁性贫血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何预防?  在血液科门诊,经常遇到一些病人,因为乏力、头晕等一些不特异的症状,在其他科室做了很多检查,最后发现是缺铁性贫血。缺铁性贫血是最常见的贫血,据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报告,全世界约有10%~30%的人群有不同程度的缺铁。【详细】

采购年货,这些食品还能加入购物车吗?  新春临近,年货上场,以前年货少不了鸡鸭鱼肉、各类新鲜水果等冷链食品,但近日,多地进口车厘子、鸡翅等食品饮料外包装或内表面纷纷检测出核酸阳性,让群众多了一份担忧,冷链食品还能买吗?还能放心吃吗?【详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