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神童”谁能懂?

2016年06月02日09:17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孤独的“神童”谁能懂?

这些孩子很多上课难以集中精力。 广州日报记者葛宇飞摄

“亲戚、邻居都说他是人肉GPS。可是,会这些有什么用?”

“总觉得他怪怪的。感觉不舒服,怕和他说话。”

小锐想给同学一个微笑,让他们知道他喜欢他们,希望和他们成为朋友。因为书上写着,与人交往微笑是一块敲门砖。但是,这几分刻意挤出的微笑在同学眼里却显得那么“傻”。他们自然地忽略了小锐想与他们成为好朋友的愿望。

小锐已记不清这样的尝试碰了多少次灰。尽管学习成绩十分优秀,但看着身边一群群结伴嬉闹的同学,他的内心不时涌上无名的痛苦。因为无法接受同学异样的眼光,无法应对对他来说很复杂的学校生活。今年春季开学不久,小锐选择休学在家,他甚至觉得这种逃避让他特别心安……

“又不能用来考试,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我现在出门坐公交车都不用看站牌,只要问他就行了,亲戚、邻居都说他是人肉GPS。可是,会这些有什么用?”

异于常人的聪明成为一种负担

小锐今年18岁,是江门某中学的高二学生。他是班上的尖子生,然而从初一开始,他就常常和同学发生矛盾。老师觉得他课堂上不守规矩、不认真听讲,不好好完成作业还总喜欢“招惹”同学。但小锐却说:“我就是想和他们一起玩,希望他们能和我成为朋友。”

因为经常和同学闹矛盾又不守规矩,小锐经常被老师批评。尽管每次考试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甚至考取班级第一名也是常有的事。

“这孩子挺聪明,想法也很多,对一些社会现实问题的看法令我惊讶。”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心理科医生尹玲这样说。为了让小锐能融入学校生活,他的父母也多次带他到江门市第三人民医院就诊。尹玲多次接诊小锐,“每次一来,我们谈话,他都会跟我讲医改、全球能源危机等问题,而且头头是道,我发现他讲的医改问题很有见地”。

和小锐有着类似遭遇的,还有16岁的小良,他已退学在家将近一年时间。说起小良,家里人仍称赞不已。他妈妈说,小良6岁时,家里收集了不少汽车杂志和汽车宣传册,他们把它们随手丢在了一边,然而他们无意中发现,小良对这些杂志特别感兴趣,还读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懂。”妈妈说,“可能是觉得好奇吧。”

小良15岁时,有一次和爸爸妈妈出门,从来没有学过开车的小良却突然表示自己来开车。“我们从来没有教他开过车,他却熟练地把车开动了”,妈妈说,“我们后来发现,他对各种汽车都了如指掌。因为熟知汽车知识,他现在还被国内某知名汽车论坛邀请为坛主,每天在网上为网友解答各种汽车问题。”

父母:这样的聪明没有用处

在了解他们的人看来,小锐、小良都是非常聪明的孩子,甚至可以称为“神童”。然而,在家长看来,他们的这些聪明和智慧是没有“用处”的。

“又不能用来考试,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小良的妈妈说,他们夫妻俩工作普通,只希望孩子将来能考上大学,有一个好的前途,“现在不能上学了,只能想办法上个中专,学点技术”。

10岁的小明,对于江门市区的公交车线路,只要看过一次就能过目不忘,“比如说江门市区3字开头的公交车,他想都不用想就能告诉我每条线路有多少站,哪一站的下一站是什么地方。”小明妈妈说,“我现在出门坐公交车都不用看站牌,只要问他就行了,亲戚、邻居都说他是人肉GPS。可是,会这些有什么用?孩子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学校坐不住,老师、同学意见都很大,成绩也一般。”

尹玲医生告诉记者,和小良、小明情况差不多,她接诊过的一个上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因为对人类的生殖问题特别感兴趣,通过网络等途径了解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有段时间,他经常和家里人谈论关于人类生殖的话题,他的妈妈带他到医院向她求助,说“这孩子思想有问题,老是说一些黄色的东西,是不是心理出了问题”。

同学:他怪怪的难以相处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令家长学校烦恼的是同样的难题:在同学玩伴的眼中,他们是难以相处的同学。

如今,小锐只能休学在家,只有每次考试的时候才回到学校;而因为在学校无法和其他同学相处,小良的爸妈经常被老师叫到学校,现在只好退学在家。

尹玲表示,她接诊过的很多孩子普遍不知道怎么跟别人相处,上课好动,不认真听讲,和同学交流时经常发生一些冲突,或者老是捣鼓同学,影响别人。而在家里,有些孩子和家人关系也很紧张,像小锐就多次和爸爸妈妈大打出手。

说起这些,小锐显得有些委屈。“我也想和同学好好相处,和他们搞好关系。”小锐说,“我在一些书上看到说与人交往,微笑是一块敲门砖。所以在学校里遇到同学,我都会主动微笑,希望他们喜欢我。但是,他们觉得我笑得很假很怪异。”“一笑,别人就觉得我像傻子一样,更不愿意和我玩了。”“总觉得他怪怪的。”小锐的同学阿豪说,“感觉不舒服,怕和他说话。”

这样的体验,不仅仅小锐一个人有。尹玲说她接诊的孩子家长普遍反映他们在学校和同学相处不好,老师也投诉说“管不了”。

江门市残联特殊儿童康复教育中心自闭征部部长陈美仙告诉记者,他们也遇到过这样的孩子,在某些方面比较突出,但是存在与人交流的障碍。“我们这里有个小孩,对汉字特别敏感,3岁时看到报纸上的字,看过一遍就能写下来,5岁时听过一遍的曲子就能弹出来。但是她就是不会与人交流,常常不知道别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

“他们是有病的孩子,”尹玲说,“来医院咨询就诊的孩子,多数都是被怀疑是精神分裂或者多动征而来,希望通过治疗能解决他们行为上的问题。”

然而,实际上,从他们的诊断情况看,多数孩子并不是真的精神分裂或者多动征,而是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在医学上,阿斯伯格综合征与孤独征同属于孤独征谱系障碍或广泛性发育障碍,但又不同于孤独征,与孤独征的区别在于此病没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她说。

尹玲介绍说,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孩子普遍表现为人际交往困难。虽然愿意与人交往,喜欢与同伴玩耍,但是缺乏交往技巧,不理解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等非语言表达的信息,采用的交往方式刻板、生硬、程式化,因此难以形成和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不能发展友谊,常被同伴孤立。“像小锐,他就是很愿意和同学交往,但是,知道怎么去交往,有时候弄巧成拙。”尹玲说,他们因为无法理解周围人的意思,而常常显得有些怪,因为无法正常和周围的人交往,而常常与人发生矛盾、冲突。

尹玲说,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语言发育正常、表达流畅,但是使用语言来进行沟通的能力差,在交谈过程中察言观色的能力差,不关注对方的反应,不管对方对所谈内容是否感兴趣,也不顾忌别人的感受。“小锐就是这样,每次来都和我滔滔不绝地说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我都没机会插话。”这些孩子们的想象力往往又很丰富,在与人交往时,总是想象别人会怎么看他,别人虽然没有看不起他,但他也会在心里觉得别人看不起他。

一个合适的平台,可以成就他们的未来

虽然这些孩子异常聪明,或者在某个或某些方面表现特别突出,然而,因为社会缺乏对他们的了解,他们往往成为不受欢迎的对象,离开学校或选择压抑自己,是不少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的选择。

尹玲说:“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表面上看没有孤独征患者表现那么明显,所以一直被忽视,近些年才逐渐被认识和重视起来,但是和孤独征相比,重视度远远不够。”

去年尹玲曾接诊过一位30多岁的青年人,现在在深圳做IT工作。“他的技术水平肯定是一流的,从小到大家里人都觉得他很聪明,但是他的人际交往很差,别人的一个无意之举,在他看来可能就是对他有意见或者看不起他,后来经过诊断是患了阿斯伯格综合征。后来公司有意让他从事与人交际少的科研工作,他成了公司的技术顶梁柱。”

“现在社会上还是普遍对他们的情况存在误区。有些人认为孩子长大了就没问题了,有些人认为这是病,一定要用药物治疗。”陈美仙说,实际上,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这些病征的病因结论,也没有可以治好的药物和方法,这些症状会伴随孩子一生。

如何看待这些阿斯伯格综合征患者?尹玲建议,如果身边人有类似这样的行为,就应该找专业医生进行诊疗。如果确诊,就应该采用一些个性化的方法来对待他们。同时,陈美仙也表示,希望社会能够重视他们这类特殊群体,给他们提供一个可以施展自己才能而又能避其所短的平台。(记者严建广)

(责编:许心怡、权娟)

推荐阅读

卫计委副主任王国强:中医可能毁在中药上 “有人说中医可能毁在中药上,这不是危言耸听。我着急的是,再好的大夫,即便是国医大师,你开的方子再好,但抓的药不行,百姓吃了没效果,那就会毁掉中医。”昨天,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昆明举行的“全国中药材资源与生态种植研讨会”上说。【详细】

人民健康大讲堂|营养“识”堂|保健养生

晨起第一次便便竟预示癌症 健康的便便应该是条状的黄棕色的软便,有臭味,但不至于臭不可闻。如果大便很黏腻,有排不尽的感觉,异味大,说明体内湿热重。 【详细】

人民健康大讲堂|营养“识”堂|保健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