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列车员见证“舌尖上的春运”变迁

2018年02月12日09:55 来源:长江日报

“以前常说流水的旅客,铁打的泡面。今年春运以来,高铁车厢吃泡面的旅客大大减少。”2月11日,中国首批高铁列车员之一、武汉—北京G510次列车长佘桂宝告诉长江日报记者。随着今年网络订餐兴起,列车员们也见证了“舌尖上的春运”变迁。

如今,来自永和、真功夫、肯德基等多家中西快餐连锁店的美食,通过网络下单,都能快速送达高铁乘客手中。年过五旬的武汉客运段列车员刘嘉宁感叹,这种场景在过去难以想象。

据他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参加工作,那时几乎都是绿皮车。车上条件有限,旅客对吃饭也不在意,吃饱就行。不少北方旅客选择自带馒头,就着榨菜、热水就是一顿饭。南方旅客喜欢带方便面,0.5元一包的北京方便面很受欢迎。1994年,碗装泡面被带上列车,但3.5元的售价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

“那时大家还不富裕,买盒饭的旅客很少。”他回忆,绿皮车也售盒饭,分5元、10元两种,菜品多为包菜、鸡丁、土豆等,5元盒饭一荤两素,10元的更丰富点。餐车是烧煤做饭。赶上春运,餐车做饭的师傅就多达5位,烧火、切菜、炒菜的都有。

刘嘉宁发现,1999年前后,每到春运,从南方打工返回湖北、四川方向的旅客舍得花钱购买盒饭了,“这说明大家口袋有钱了”。

万敏已在铁路系统工作20年。她说,2000年以后,空调车渐多,餐车做菜也改用电磁炉。除了泡面、盒饭,旅客还可以在餐车点菜,但一个菜通常要10多元钱,大多数旅客还是吃泡面为主。

2007年全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绿皮车被淘汰,万敏开始跑武汉—上海的全卧直达列车,餐车通宵营业,鸡鸭鱼肉、蔬菜都有,最受欢迎的是武昌鱼、泥蒿炒腊肉、菜薹等本地菜品。到了饭点,10张餐桌都能坐满,餐吧里提供各种酒水。消夜的旅客很多,主要以商务人士为主。

佘桂宝在2009年武广高铁开通时就担任列车员。她告诉长江日报记者,由于车速快,运行时间短,近两年很多高铁动车已不设餐车,泡面的踪影更少见。今年春运,中西快餐以及咖啡、热巧克力等饮品都被搬上高铁,以满足旅客们的多样化需求。(记者鞠頔 实习生王谦 刘呈 通讯员苏杭)

(责编:聂丛笑、权娟)


相关新闻

健康管理中心

健康直通车

联系我们

人民健康网微信

微信号:rmwjkpd

公众号:人民网健康

人民健康网微博

微博昵称:

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

电话:010-65363613/14

邮箱:health@peopl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