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医疗生态不能止于某个点

2018年01月03日08:19 来源:长江日报

  到2017年底,前4批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百元医疗收入(不含药品收入)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也就是说2017年公立医院耗占比要在20%以下。除了山东,在四川、贵州等地,都有医用手术耗材被限用的类似消息。一场全国范围内限用医用手术耗材的风暴在2017年底席卷而来,成为多数医生口中的“首次耗材风暴”。(1月2日《新京报》)

  年底岁末,多地公立医院被传医用手术耗材被限用,直接导致许多患者不能按期手术,影响到了治疗。虽然治理医疗耗材滥用,减轻患者负担,减少医保支出,不乏良好初衷,但是影响了医疗秩序,显然不是善治之举。事实上,医疗耗材滥用,价格高是治理的重点,但并不是说所有价格高的都可以视为不合理而一刀切,毕竟医疗耗材的选用,与医疗技术与服务密切相关。

  事实上,医疗耗材高值除了耗材技术价值高低之别外,主要的问题是价格虚高,与医疗中的高价药如出一辙,存在购销使用中的不正当利益链条,而且与药品选用不同,耗材的选用还涉及到治疗技术的选择、影响到手术的质量,单纯在使用上设限并不是良策。同时,医疗耗材滥用根子还是在“以药养医”的模式,与药品一样,医院通过耗材差价实现营利。正因如此,受到种种利益的掣肘,公立医院及医生并无意愿治理医疗耗材滥用,行政压力下的医院一方的治理,不可避免发生行为的畸变,甚至出现绑架患者利益抵制控费的管理。医疗耗材滥用和价格虚高,治理的重点其实在医院之外,通过市场的手段、改革的手段,以问题为导向实施精准治理。

  首先应严控耗材价格虚高,有必要建立严格的准入制度,如类似于药品谈判制度,有序扩大医保报销耗材目录,挤掉耗材供应中的水分,斩断利益链条。其次,应建立医疗耗材使用的技术规程,细化各类医疗对耗材选用的范畴、目录及判定标准,合理限制医疗对耗材选用的权利。第三,在防范与控制上应推进医政与医保的联动,加强对医院医疗过程中耗材使用的日常监督,而不能通过“控费”一控了之,真正管细管实。此外,须持续推动公立医院改革的重要方面,在给医院不当收入做“减法”的同时,必要的补血要跟上,如像药品一样,耗材亦实行“零差价”,公共财政应当给予适应补贴,并与耗材控制的实效挂钩,手术技术服务价格也应有所增长。总之,只有通过利益重构,才可能为营造健康的医疗生态创造条件。

(责编:盛月、权娟)


相关新闻

健康管理中心

健康直通车

联系我们

人民健康网微信

微信号:rmwjkpd

公众号:人民网健康

人民健康网微博

微博昵称:

人民网健康卫生频道

电话:010-65363613/14

邮箱:health@peopl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