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健身如何不共享“汗味”?

2017年08月11日08:41 来源:北京晚报

  共享经济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尝试着向不同领域渗透。从共享自行车、共享汽车、共享家具,到已处于休眠期的共享睡眠舱、共享雨伞,如今,北京的街头又出现了共享健身仓和迷你KTV,共享经济正迈向共享快乐。如何保证消费者的良好体验,则成为摆在共享经济面前的一道课题。

  体验1

  共享健身仓亮相北京社区

  继共享睡眠舱后,共享健身仓也来了。“手机App端线上预约、扫码开门”,步骤几乎和共享单车一样简单。

  昨天,记者来到西大望路的东方雅苑小区体验了一下:身份证实名认证,押金99元,手机扫码后智能门解锁。面积不到5平方米的小单间可容纳1到2人,配置的运动器械是跑步机。健身仓内配备了液晶显示屏,界面是各类电影导航,既有《速度与激情》等海外大片,也有国内《湄公河行动》等现象级热门影片,仓内WiFi还支持全网搜索,在线观看。记者看到,内壁墙上贴着收费标准为“5分钟1元”,这与传统健身房需要办卡、时间有限相比,共享健身仓确实更加灵活,成本也大大降低。按照日均5到6个小时的有效使用时长计算,单个运动仓的单日收入在70元左右,回本周期大概8到10个月。在其App上,标注着这样的共享健身仓已开设5家,分别位于朝阳大悦城、百子湾、通州地区的高端小区内。

  虽然价格亲民,而且娱乐场景也算完备,但也有不少网友担心用户体验。一位叫“郡五”的网友表示“隔着玻璃都能闻到汗味儿”,“薇儿暖暖”也表示,在密闭的空间就算有抽风机和空调汗味儿也很难驱散。对此从业人员回应称,“健身仓内设置有除臭设备,且和小区物业合作,配备专门运维人员,所以打扫维护不用担心。”还有网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毛巾呢?水呢?洗澡呢?备齐了再出来共享!”事实上,共享健身仓主要定位在“健身完能马上回家洗澡”的社区而非街头,针对的是周边没有跑步环境的人群。

  据了解,共享健身仓定位在社区与其创始人毕振早期在“饿了么”的地推经验有关。他发现外卖点、共享单车等大多数O2O服务常被禁止大规模进入小区,而社区场景的流量规模却非常可观。有资料显示,北京10%的白领用户购买健身卡,但保持健身习惯的并不多;95%的用户有运动需求,但运动习惯仍未完全保持,场地和设备限制是一大原因。

  健身仓来了,共享经济也更加丰富了,但全民健身风潮是否来临还需要市场进一步检验。 实习记者 曲经纬 J264

  体验2

  迷你KTV引来“口水战”

  两张高脚凳,两副耳机,两个麦克风,一台触屏点歌机,还可以微信录歌分享朋友圈。近来,各大商场出现了很多占地两三平方米,酷似“玻璃房子”的迷你KTV,但与此同时,消费不透明、卫生隐患等问题也让不少消费者产生质疑。

  在东三环一家影院中,记者看到不时有等待开场的年轻人进入迷你KTV中唱歌,时长基本在15分钟到30分钟不等,收费会根据不同的商场位置和时间段计费,如友唱Mbar的指导价格为15分钟为25元,单曲收费8元。“价格还是偏贵,唱15分钟就要28块,进来前真没想到价格这么高。”市民徐女士感慨道,“也就是逛商场累了,等位烦了来唱会儿,要是真的想唱歌或同事聚会,肯定还是去传统KTV,网上团购个小包间也就几十块。”

  “用了机器才发现曲目真心少,唱了十五分钟,找歌就花了三四分钟。”市民洪先生表示,影院门口摆放的迷你KTV里,很多歌曲都搜不到,“一个人唱就想练练歌,唱点新的、冷门的,唱得很熟的歌谁会选这里啊?”

  近日中国文化部出台了《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要求企业需明示消费价格、曲目数量及12318举报电话、客户服务热线,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监督权。但记者在北京四家商场、数十台迷你KTV外面,均未看见消费价格和曲目数量的明示。

  迷你KTV的卫生问题也引起不少消费者的担忧。“里面的紫外线消毒灯就跟摆设一样,前人走后人进,怎么消毒得过来?” 在王府井百货,一位带着小孩的曹女士表示,自己根本不放心让孩子接触麦克风,“万一有传染病人的唾液飞溅到上面怎么办?”对此,友唱方面回应称,二代机器上面有蓝光消毒,但对于消毒效果和有无专业测试方面并未正面回应。业内人士则表示,麦克风在紫外线灯下至少要消毒15分钟才会有效,如果人流量较大的地段,消毒确实不能保证。

  与其他共享经济不同,迷你KTV除了企业自营,也向外面出售设备或双方合作、流水抽成。“23600元一台机器,两台起售,你买完放商场,除去场地费,至少半年就能回本。”友唱的销售人员表示,如北京区域,类似朝阳、西单、王府井很多百货商场的运营情况来看,单台营收日均在500元至800元之间。

  然而记者在位于王府井的友唱迷你KTV发现,除了中午、晚上的人流高峰期,上班时间基本处于空闲状态。“现在商场好的位置基本都被企业自营给占据了,个人买来放在商场,即使一天运营5个小时,不算电费、场地费等运营成本,也就基本挣个300块钱。”影院的洪经理告诉记者,自己曾考虑个人投资,但发现回款其实很难。(袁璐)

(责编:崔元苑、权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