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老人讲述保健品营销套路

2017年03月17日08:50 来源:南方日报

今年"3·15"晚会上中央电视台曝光了一批通过送鸡蛋、抽奖引诱中老年人参加“健康讲座”,借机兜售各种所谓的“保健品”、“药品”的公司。其实,关于保健品销售的套路,简直堪称世界上“最深”的套路。今年65岁的老陈和妻子一年多来加入保健品听课团,眼看着同伴们掏出数万元购买保健品,自己也险些把持不住,最终在儿女的劝说下回头是岸。近日,他们向南方日报记者讲述了自己亲历的套路,提醒老年人一定要打醒精神,别掉进了保健品营销陷阱。

套路一:免费送鸡蛋听讲座

老陈和妻子都是外地人,为了带孙子,常年住在广州海珠区大江苑附近。孙子3岁时上了幼儿园,老陈和妻子闲暇时间多了起来,经常跟小区里其他带孙子的老人交流,被拉进了一个保健品“健康听课团”。

“一条街上起码有十来个讲课点,每次去听课,就会发一小袋米或者三五个鸡蛋。”有便宜可占,老陈和妻子每天就像上班一样,上午下午准时出现在讲课地点。听课团有10多个人,“有的同伴每天赶好几次场子,四处忙着领礼品,拉新人进团礼品还能拿双份”。

专家讲课并不在现场,而是通过大屏幕全国直播。老陈说,一位叫“闫×刚”的专家号称是中国助老助残援助中心副主任、退休教授,讲课内容除了讲一些老年人常见病防治,还会从国家领导人的养生之道,讲到婆媳矛盾该如何处理等等,“每次讲课都能讲到人心里去”。老陈说,刚开始还抱着怀疑的态度,但头一两个月“专家”没有推销任何产品,每次听完课就能发两个鸡蛋,大家都感觉很受用。

此外,讲座专家头衔一个比一个大,除了闫×刚,还有一位王助理,说自己是山东千佛山医院的医生;一位朱平教授,是中国科学院的教授。很多老人对此深信不疑。

不过,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老陈所说的这位闫×刚,只出现在该公司的宣传活动中,再无其他资料,而中国助老助残援助中心,在民政部官网上也无法查询到相关资料。其他两位“专家”也无法查询到与之身份对应的资料。

之后,专家开始介绍一种叫做通×康和螺旋藻的产品,并给每人每天3颗免费服用。这些产品不能带回家,只能当场吃下,也没有产品包装盒。专家说能“通血管降血脂让老年人延年益寿”等功效。吃了一两个星期后,现场不少老人表示效果很好,睡觉特别香,还写了感谢信。小区里的几个老人还商量要凑钱给专家发锦旗,每人凑几十到上百不等。在儿女的一再警告下,老陈最终没有参与送锦旗,他心底还有点愧疚。

套路二:器械试用交租金

老陈说,除了保健品,讲课点还会卖保健器械。一种戴在头上的“弱激光仪”帽子,叫做道×一号,标价12800元。功效是“通过弱激光按摩头部穴位,可以达到清除血管内淤积杂物,治疗静脉曲张等功效”。老陈和妻子每次上课就试戴这种仪器。一段时间后,该公司还推出试戴服务,拿出5万顶“帽子”,每人交4000元,就可以试戴3个月,3个月后就可以拿回自己的钱。工作人员称,这主要是为了收集健康大数据。“不用担心4000元拿不回去,仪器12800元一台,你们想4000元就买走我们还亏本呢。”老陈算了一下,5万顶“帽子”如果全部租出去,就是2个亿,相当于公司收到2个亿的无息贷款3个月。后来,老陈的邻居老韩夫妇,觉得戴了这种帽子后自己手抖的情况有改善,就掏钱以4980元的价格买了一台。“专家”说,自己一次头疼去医院看病,医生开的治疗方案竟然就是这种激光治疗仪,40多元治疗一次,也就是你们现在免费戴的这个仪器。

另外,还有一种叫做“心×”的仪器,“专家”称,握在手上就可以用激光发射到心肺部达到保护心脏的功能,并介绍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几次做心脏搭桥手术,后来用了这个仪器,再也没进过医院”。

然而记者在网上查询相关器械信息,发现查无此物,更别提进入医院临床使用,克林顿用该仪器的图也是子虚乌有。

套路三:感情投资没商量

老陈家附近一家蜂胶店,买了产品就可以成为会员,买得多会员级别就高,经常会有各种小礼品送。第一次去时,业务员们都很热情,阿姨长叔叔短。会员遇到生日时,就会买蛋糕水果,邀请大家一起来庆祝生日,“比亲人还亲”;周末或节日,也会邀请大家一起做包子饺子吃;组织大家出去旅游,每人交38元、20元不等,就可以去从化、番禺等地一日游,包来回交通和午餐。

但对于长时间不掏钱买产品的老年人,店员则爱理不理,用阴阳怪气的各种方法挤兑。“一次有个老人有事临时先走,工作人员就在背后指桑骂槐,说有的人迟到早退,回头发鸡蛋的时候,我给别人发30个,给她就发3个。”

有一次,公司要送一瓶价值528元的番泻素保健品给听课的老人,但要求“爱健康”的老人掏出500元在手上挥舞一下,才能发给免费的保健品,不肯掏钱出来挥舞的就是“不爱健康”的人,就不能发产品。

老陈和妻子原本约定,去这些地方听听课打发时间,但坚持不买产品。结果前不久,工作人员提出,交50元就可以成为会员,马上可以发一袋30斤的大米、一包价值168元的茉莉保健茶,30个鸡蛋。老陈一算,觉得挺实惠,就和妻子都加入了会员。当天米是拿回来了,但其他产品迟迟不见影子,工作人员说必须每天到会听课,以后才会发礼品。

经过一年多的“洗脑”,老陈和妻子表示,这些套路确实很容易让人陷进去。有的老人儿女不在身边,平时很孤单,去听保健品的课成了精神寄托,有的老人手头比较宽裕,更是成为优质客户,受到业务员种种关心照顾。因为儿子和儿媳的劝说,家中也有不少儿女送的保健品和滋补品,老陈和妻子才坚持住没有掏钱。但同一个小区十多个人的保健品听课团里,好几个老人都买了产品。

主管部门:

保健食品会议营销要审批

去年8月,广东省食药监局发布《关于加强保健食品会议营销监管指导意见的通知》,针对以会议营销方式,向中老年人进行非法销售保健食品的经营行为,要求所属各地区食药监部门加强保健食品会议营销监管。其中指出,保健食品会议营销通过会议宣讲、科普讲座(包括在线网络视频讲座)、咨询活动、基地(企业)参观、体验等方式推销保健食品,属于食品经营范畴,应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因此,从事保健食品会议营销的经营者,应当依法申请保健食品经营许可,取得含“保健食品销售”经营项目的食品经营许可证。会议营销的保健食品必须是依法注册或备案的产品,执行进货查验制度,保证产品的合法性和食品安全。

《通知》还要求,保健食品会议营销在会议、讲座、体验等形式中进行保健食品广告宣传,如张贴的宣传海报、派发的产品宣传资料,以及播放的视频音频等,应当依法取得省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保健食品广告批文,其宣传内容必须与广告批文一致。不得含有虚假内容,不得夸大宣传功效,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不得利用国家机关、医疗单位、学术机构、行业组织的名义和形象,或者以专家、医务人员和消费者的名义和形象为产品功效作证明。

但记者发现,老陈他们经历的保健品营销充满各种夸大功效和假冒专家名义等行为。业内人士认为,指导意见出台有利规范市场,但对于这些保健品非法营销,应该加大打击力度和宣传力度,让老年人不再受骗。(记者 严慧芳 实习生 刘映彤)

 

(责编:许心怡、权娟)

相关新闻